Loading
0

dhc化妆品怎么样(DHC是什么档次的化妆品)

DHC是一个日本的药妆品牌,感觉品牌可能并没有花很多精力在国内的市场营销方面。

目前使用过它家的润唇膏和卸妆油,使用感都很好。

先来说润唇膏,这是每次有亲朋好友去日本我必囤的东西之一,作为口红打底,既不会过分油润,以至于影响口红的上色,同时滋润力度又恰到好处。在日本买价格又十分合理,不过国内专柜价格而言,单克价位甚至超过了Lamer,有些小贵。

卸妆油也是它家的长青款,卸妆力度很强,彩妆可以卸得很干净,没有残留。用完之后皮肤很柔嫩,不过因为本身就是油状,并且没有添加香精,所以有一股橄榄油的味道。

我本身是一个一般不会回购彩妆的人,但DHC的唇膏和卸妆油我不止一次回购过,使用感受很好,对品牌的印象也不错~

这出自清代戏曲家孔尚任所作《桃花扇》中的一段唱词,为套曲《哀江南》中的第七段,曲牌是“离亭宴带歇指煞”。
原文如下: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老师在讲杜牧的阿房宫赋时与这篇联系在了一起,读过《阿房宫赋》都知道, 杜牧通过描写阿房宫的兴建及其毁灭,生动形象地总结了秦朝统治者骄奢亡国的历史经验,向唐朝统治者发出了警告。
那么孔尚任这样一篇曲难道只是简单的描述了碌碌红尘中沧海桑田的感慨吗?
且让我们讲曲与文结合起来看: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这是描写阿房宫宏伟高大,雄奇壮观,此时也正是秦始皇统一六国时初期。---对应起“眼看他起朱楼”,这也正是一番历史伟业的开始。

妃嫔(pín)媵(yìng)嫱(qiáng),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 宫里朝歌夜弦,王子皇孙也纷纷来下殿恭贺秦朝的繁盛伟业,可谓是轰轰烈烈,“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迤逦”秦人把金子当做石头土块抛弃可见当时是有多富贵繁华!---对应起“眼看他宴宾客”,这也正是一个国家鼎盛之时。

“ 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因为 秦统治者穷奢极侈,秦始皇却越来越骄横顽固。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四方响应,函谷关被攻破,项羽放了一把火,可惜阿房宫变成了一片焦土!---这不就是再“眼看着他楼塌了”吗!
一段国家历史起伏盛衰紧紧浓缩在这简短有力的三句话中,可是意味深长啊!

此时《桃花扇》哪里再只是柔软细腻的对时世变化无常的惆怅,我们联系一下孔尚任创作这首曲的背景: 康熙二十四年(1685),康熙皇帝南巡北归时到曲阜祭孔,孔尚任因御前讲《讲语》受到褒奖,被任命为国子监博士。于是他便抱着儒家的政治理想,开始了仕宦生活,还写了一篇《出山异数记》,表示他对清朝的感激涕零。但仅仅过了一年,他便在出差淮阳疏浚黄河海口时,接触到黑暗的社会现实,逐渐认识到吏治的腐败。
这看似是秦淮名妓的爱情故事,实则是深刻地反映了南明王朝灭亡的历史。

“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这才是作者创作的初衷。
而我们作为后人再来读依然感慨犹存,当我们处身于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又不是在上演这跌宕的戏曲吗?
我们应从这里读出更多的联系和故事。

本站所有整形案例分享均由网友注册分享,龙口网并不对其版权性、准确性或完整性做任何保证。

最后编辑于:2021/10/7作者: 龙口整形网

龙口网是专业的整形美容平台,提供全新的美容整形资讯、优惠的整形美容项目,汇集齐全的整形美容医院、医生,悦美网为医疗美容爱好者全心打造中立权威的医疗美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