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嫁鸡跟鸡,嫁狗随狗”的道德理念在关东女人中根深蒂固。有些关东汉子饮酒无度,醉酒后打老婆是常事。打老婆有时找点由头,有时无理取闹。老婆问:“你为什么打我?”醉汉说:“你是我的老婆,想打就打!”过去没有法律援助,女人天天挨打受气。女人实在忍受不了,就离开家庭和男人,到亲朋好友家躲几天,有的十天半月不见自己男人。
      可是有一条很怪,不管夫妻打得头破血流,还是夫妻吵到离异边缘,女人心中始终装着男人和家庭。晚上老婆被男人打跑了,天不亮悄悄翻越篱笆进入外屋,悄悄把饭做好,越墙而走。上午和下午,趁男人上班的时候,偷偷回家做好饭,炒几个菜,摆到炕上的小饭桌上,甚至连酒都倒上,然后
(2009-03-16) [全文]
      饭店门头挂幌,在我们黄县是从未有过的事。而在关东,不论是大城市还是小乡镇,饭店一律挂幌。
      幌的色彩分两种,一种是五彩缤纷,挂在大众化饭店;一种是蓝色,挂在清真饭店。幌因饭店等级不同,挂一个幌是小饭馆,挂两个幌是中饭馆,挂三个幌是大饭店,挂四个幌是超级饭店。如果饭店挂上四个幌,必须山珍海味,南北大菜,满汉全席,应有尽有。朋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两位挑刺客人进了一家挂四个幌的饭店,一个要红烧熊掌,是北方山珍;一个要猴头脑,是南方特吃。饭店掌柜说:“客人稍等,一会做好。”一会儿工夫,猴头脑上来了,一个活生生的猴子被揭了脑壳。可熊掌久久没有端上来。客人火了,到门外将幌子给
(2009-03-02) [全文]
      这是关东一些地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事。农村住户没有厕所,而小城镇有厕所则悬在半空,不能不说是怪事。
      我最初见到关东盖在半空的厕所,不知是厕所,以为是装物资的仓库。远远望去,是用木板钉起的板房,下半部是几根立木支撑,一般是六根,高1.5米左右,四周没有任何遮挡。中间钉一层木板,房盖上面铺油粘纸,四周钉横板。到跟前细看,尚有南北两个门,南门写“男”字,北门写“女”字。地面连接厕所门的是用木板钉起的一层层梯级。拾级而上,即可进入厕所。
      那是一个很不文明的去处,有时从厕所旁边走过,会看到一“橛橛”屎从上
(2009-02-09) [全文]
      出行方式:自行车
      出行成本:除了一次性购买的几百元,平时几乎不花钱,人力驱动,绝对不担心油价上涨。
      群体代表:学生、普通市民、外来务工人员、少数高消费群体
背景调查:曾几何时,自行车是中国人的主要出行工具,浩浩荡荡的自行车大军成为了一道独特景观,中国也因此荣获了“自行车王国”的称号。现如今机动车数量越来越多,机动车形式的道路也越来越宽,无奈之下自行车被逼到了越来越窄的自行车道上,表面上看来自行车似乎正在被人们遗弃,但它仍是广大学生群体的首选出行工具,初步估计,大约有
(2009-02-04) [全文]
      关东人称,船逆水而行为上,顺水而流为下。按常规,顺水行舟易,逆水行舟难。可在关东的黑龙江却是一个稀奇。
      在额尔古纳河与石勒喀河汇合处,有一个小屯叫洛古河,是黑龙江的起点。那儿住着许多边防部队,军民关系十分融洽,全国闻名。一年夏天,我陪新华社记者去那儿采访。当时是6月大江枯水期,客船从呼玛县出发,驶进这个县最边远的洛古河村,走了7天7夜。客船时行时停,江上雾大,看不到导航灯,就靠岸抛锚。船到浅水处,船员用长杆探水,口喊:“10、9、8”,喊到8就听到船底磨擦砂石的声音。正常情况,客船到洛古河,第二天就发往呼玛。可我们乘的客船在洛古河停了一个月,因为大江没水了。当时洛
(2009-02-04) [全文]
      关东的桦树,俄罗斯人戏称之“面包树”。上世纪三年困难时期,关东林工企业将桦树木磨成面,拌进苞米面里做烤饼,吃起来很香,胃肠也没什么感觉,就是大便遭罪。
      桦树又叫“面包树”,也许源于它的液汁。春天,树体已经蓄存了8个月水分和营养,只要你在树体上捅一个眼,树汁就会冒出来,用舌头品尝 有甜甜的感觉。山里人春天进山一般不带水,只要带一个铁锥子、一段绳子、一个瓶子就有水喝。干活前,在就近的桦树上用锥子捅个眼,把空瓶绑在眼下边,找根细枝,一头捅进眼里,一头放进瓶里,待你休息想喝水时,瓶子里流满了甜甜的桦树液。
   
(2009-01-19) [全文]
      关东在没实现林业机械化时,林业生产全靠人力畜力,伐树用锯拉,运木用畜拉,木材上楞装大火车全是人抬。
      抬木头的头称“老伯大”,夏天穿一身黑绸锻服装,上衣对襟,裤镶白腰,腰间是宽带围缠,裤角系腿带,黑布鞋,白袜子,很有风度。抬木头一个班组一般九人,一个看楞的,八个抬木的。“老伯大”手拿“把门”,同杠人拿“肩杠”;后面两人,一个拿挂勾,一个拿“肩杠”。“老伯大”把右脚往木头上一踩,将“把门”往腿上一放,同杠人立即给“把门”套上绳套,把“肩杠”放到“老伯大”肩上。“老伯大”唱起抬木号子:“哈腰抬啦嗨”,后面两人迅速把挂钓放到“把门”上,肩杠上肩,一人用一边的挂勾勾住木头,
(2009-01-12) [全文]
      我是贵报的老读者,看了11月7日“东莱今古”版刊登的关东怪事:列巴面包似婴孩,深有感触。
      列巴、面包都是名词,指同一物。列巴系外来词,俄罗斯语,中国人称之为面包。哈尔滨的大面包确实大,大得惊人,名声远扬,历史悠久。一个大面包重五六斤,三口之家一天吃不完。尤其是秋林公司生产的大面包,风味独特。因为秋林公司最早是俄国人开办的企业,员工全是俄国人。移交中国之后,公司承袭了俄罗斯制作大面包的工艺,至今一直未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秋林公司的大面包论斤卖,专门切面包的刀又长又亮。面包切成片后,抹上奶油,放到炉上一烤,色、香、味俱佳。哈尔滨四大怪之一,就有:大面包像锅盖。你看,
(2009-01-05) [全文]
      逮,吃也,给个桔子连皮逮就是桔子连皮吃。
      故事发生在建国初期。关东有些长年居住在深山老林和偏辟农村的孩子,没见过飞机、火车、轮船、汽车,更没上过学读过书。我刚从关内到火东时,向同龄人说关内的事,他们一是感觉稀奇,二是听不懂。最令我感兴趣的是吃桔子的笑话。我同宿舍有个从福建分配到关东的大学生,他回家探亲带回一些桔子,给了我十几个,我没舍得吃。星期天坐森林小火车到大山深处表哥家玩,顺便把这些桔子捎去给表侄尝鲜。当我把桔子分给表侄时,他们问:“表叔,这是什么?”我说:“桔子。”他们又问:“能吃吗?”我说:“能。”表侄张开大口就咬,根本不知道要剥皮。他们吃了几口都说:“什
(2009-01-05) [全文]
      黄县的蚊子“猴精猴精”,有的成群集结在走廊门口,只要你一开楼门,蜂拥而入;有的偷越你的纱网,从窗缝爬进来。无奈,人们只好打灭蚊药、支蚊帐、点驱蚊香……
      而在关东山,住户家里夏天从来不挂蚊帐,也不打灭蚊药,不点驱蚊香。为什么呢?因为关东山的蚊子不进屋。夏天,屋内热,家家开着窗户睡觉,窗口从不钉纱网,尽管蚊子进家四通八达,可就是不进屋。
      黄县的蚊子在白天隐藏,夜里出动。而关东山的蚊子好像黑夜休息,白天飞动。我想也许是因为“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昼夜温差太大吧。夜里太凉,蚊子只好躲起来。蚊子
(2008-12-29) [全文]
      本报讯  22日,闯关东的龙口后人于忠贵回到故里寻根,走访了新嘉街道双于、北马镇仙人桥、兰高镇小于家等村,目前还未找到相关线索。
      今年68岁的于忠贵说,他现居住在辽宁省瓦房店市复州城镇小逄村,听父辈讲,原籍是山东省登州府黄县,200多年前闯关东先到大连谋生,后来迁至辽宁省复州城附近居住。那时,他们与家乡亲人联系密切,常有来往。家乡有人考中举人,都派人给他们送去喜报,并且记下新添人丁事宜,续入老家家谱。直到清朝末年,他们与家乡亲人失去了联系。后来,家谱也被毁坏。他的爷爷、父亲始终不忘故里,曾多次想回家乡寻根,但因当时经济条
(2008-03-27) [全文]
      我怀着一种特殊的感情认真地看完了《闯关东》这部电视剧,因为我们家也有一部闯关东的血泪史。从我二哥开始往上五代人,代代都有闯关东的,先后共有十三人闯关东,其中两人下落不明,三人在关东只活到四十多岁,四人活到五十多岁。
      我的伯父结婚第二年就闯关东,在关东混不下去便跑到海参崴,在海参崴还是混不下去,又回到黑龙江新城镇。他一去20年没回家,伯母和其惟一的女儿靠我父亲养活,直到1943年龙口闹饥荒,才回家把伯母和女儿领走。1948年,时年53岁的伯父病逝后,伯母投奔吉林我大哥处,当时大哥一家三代人挤在一间茅草房里。
   
(2008-03-10) [全文]
      前不久,一位署名为“攀岩”的作家在记者博客上留言,表达了他对龙口故土的深深眷恋,以及对《闯关东》精神的敬仰,因为那种精神影响了他的成长。
      这名作家名叫刘培岩,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原籍龙口,闯关东人的后代,曾下过乡,当过农民、工人、编辑、公务员。看了电视剧《闯关东》后,刘培岩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闯关东》所折射的那种精神,正是父亲一直教育并引导他健康成长的那种精神——对父母的孝顺、对朋友的义气、对工作的尽责、对国家的热爱。
      刘培岩的父亲14岁那年从龙口过海到大连学徒,虽然没有像《闯关
(2008-03-03) [全文]
      二伯父毕业于黄县崇实中学。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年仅十四五岁的二伯父随本家兄弟闯关东,在营口一家皮鞋厂学徒。二伯父聪明好学,又有文化,长得机灵,得到了东家的器重,在账房当了会计,后来做了主管会计。听父亲讲,会计算账一般用算盘,而二伯父会珠心算。小伙计报账,二伯父一边踱步一边就能算出结果。
      二伯父可以说是才貌双全,被东家的二小姐看中了。东家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出嫁,家中只剩下小女儿,就招了二伯父做上门女婿。二伯父和二伯母英年早逝,七岁的堂哥被他姨妈收养,在吉林生活。从此,我父亲与我堂哥失去了联系。这成了我父亲的心病。我父亲经常往吉林捎信,托人打听堂哥
(2008-02-29) [全文]
      在电视剧《闯关东》中,朱传杰的原型源自龙口。传杰在经营店铺时显露出的智慧,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在当年闯关东的人群中,黄县人在东北尤其是沈阳、佳木斯等地,占据了经商者的半壁江山,如传杰一样在店铺做小伙计的难以计数。
      黄县人闯关东,与其它地方闯关东的人的目的不同,很少是因为在当地实在无法生活才去的,而是为了发财。黄县闯关东的人大多数都在东北有熟人,多是经商的。许多家长托亲戚朋友将自己的孩子送往东北做小伙计。小伙计必学两门课程:算盘和毛笔字。
      初到铺面,掌柜的必会让来人把自己的姓名、家庭地址、生辰八
(2008-02-27) [全文]
      《闯关东》目前仍在多家电视频道播出,发达小区65岁的韩女士看了一遍又一遍,心潮久久不能平静。昨天,韩女士致电本报:“看了《闯关东》,就好像看到我家四代闯关东的历史,而我们家闯关东的故事甚至更为曲折和辛酸。”
      清朝末年,迫于生计,韩女士祖父的祖父千里迢迢来到哈尔滨,从伙计做起,慢慢经营起一桩小生意,经过两代人的打拼,到了韩女士祖父的时候,家中开办起经销布匹的商行。不久,韩女士的父亲被带到哈尔滨,12岁便被送到大商行学徒,跟《闯关东》中的朱家小三一样,不仅要学做生意,还要学会料理杂货。三年学徒,韩女士的父亲学成归来。由于对账目精通,他被哈尔滨一家银行看中,23岁就当上
(2008-02-26) [全文]
      民国时期,开发区北沙姚家村同时出过两个闯关东的传奇人物——姚锡九、姚志山,一反一正,既各霸一天,又互有通联,既明争暗斗,又惺惺相惜,上演了关东版的“喋血双雄”。
      现代话剧《雷雨》中凶狠狡诈的周朴园的原型就是姚锡九。姚锡九出生于北沙姚家的一个农民家庭,读过两年书,在北沙姚家并没有流传下来他的出格事,可知,姚锡九在村中时还是一个本分的年轻人。后来他和村中的许多人一起到东三省谋生。初到哈尔滨时,姚锡九经营小买卖,稍有积蓄后,便积极钻营,逐渐与当时的各种黑社会势力拉上了关系,贩卖毒品,开设妓馆,设赌抽头,聚敛各种不义之财。如果仅止于此,也许姚锡九还不够资格成为曹禺笔下的重
(2008-02-18) [全文]
      闯关东的龙口人,一般说来都与老家的亲人保持着联系。在大兴安岭林区牙克石市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李艳祥夫妇都是龙口人,于去年回到老家居住。他们说,闯关东的龙口人虽然身居白山黑水之间,但一直保持着家乡的习俗。
      李先生的爷爷和父亲闯关东离开家乡去了东北,就再也没有回过老家,先后带着眷恋故土的深情和深深的遗憾去世了。李先生特意找了个龙口姑娘结婚,然后借探亲的机会一次次踏上家乡的土地。他对家乡的一切充满了留恋与深情,因为他爱这里,他的根在这里。他虽然记不清老家是哪个村了,但还是退休后回到了魂牵梦萦的老家生活。
      鱼
(2008-02-01) [全文]
      27日晚,央视一套热播的电视连续剧《闯关东》剧终了,刷新了央视开年大戏的收视新高。回放整个剧情,其中涉及诸多龙口的人物和故事,令人倍感亲切和熨帖。两年前的初夏,编剧高满堂、孙建业来到龙口,采访了丁尔雅、王玉珉、蒋惠民等人,收集了部分生动翔实的素材。这些素材充分体现在《闯关东》剧中,塑造出了鲜活的人物形象和生动的故事情节。记者日前采访了丁尔雅、王玉珉、蒋惠民,对照剧情,我们一起看看哪些故事原型源自我市民间。
朱开山的救命义举
      剧情回放:二龙山的大掌柜震三江下山抢了俄国人的金银,被“老毛子”抓住。“老毛子”押着震三江到山东菜馆吃
(2008-01-30) [全文]
敬请关注   
      看完热播的《闯关东》,家住二圣庙村的李梦春女士,心头波澜起伏,因为她的爷爷、大爷、父亲爷仨当年都闯过关东,经历、遭遇苦多于甜……昨天,李梦春拂去尘埃,讲述了那段尘封已久的苦涩记忆。
      上世纪初,李梦春的爷爷、大爷二人
(2008-01-29) [全文]
1/212>>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