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会“龙兵”

日期:2018-01-05 来源: 作者:赵术经
  大钦岛是我军旅生涯的第一站。在这里,学到了知识,磨炼了意志,经受了考验,也碰到一些让人终生难忘之事,近距离会“龙兵”是最刺激、最难遇的奇观。
  过“龙兵”,是鲸鱼结队迴游露出水面时的景观,可遇而不可求。“龙兵”在渔民心目中与观世音菩萨、海神娘娘一样备受尊崇、信奉,奉为神明。
  1964年春夏之交,随大钦岛东村渔民朋友钓黄黑鱼,离开陆地乘船海钓还是第一次。黄鱼和黑鱼虽然肤色不同,长相不一,但都喜欢栖息在暗礁之间,渔民们习惯称黄黑鱼。钓黄黑鱼大有学问,首先要熟知海里哪里有暗礁,采取方位物定位,找准区域。我们要去的地方距大钦岛东海岸十余华里。是日天清气朗,海面微波荡漾,蔚蓝的天空、湛蓝的海水在远方交会,形成天海一线。望着无垠大海,心情格外开朗。
  到达钓区,逢西流水,四只舢板依次选准位置放下鱼钓,只用橹来控制方向,顺流而下。岛礁在船下隐约可见,水草随水流而翩翩起舞。钓黄黑鱼的钓具是手把线,终端铅坠,铅坠上方两根细竹枝,相对分开,末梢各拴一把鱼钩。离开岛礁后,要逆流而上返回起点,这就不那么轻松了,古话说得好,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船上一人执橹,一人操棹,齐心奋力,拼搏前行。那天真邪,放了三、五趟,十几挂鱼线,竟没有一条鱼儿咬钩,是鱼们有预感,还是睡在洞中未醒?正疑惑间,突然听得“啪、啪”作响,抬头一看,从东北方向往西南过来一批黛色大家伙,忽隐忽现,间或有“喷泉”出现,打破了海面的平静,我们相距也就是百八十米。开始是三、五条,后来越聚越多,啪啪响,呼呼声,仿佛大海在颤抖,这时我才理解了什么叫“目瞪口呆”。
  早听过“龙兵”一说,在岛上也曾远远地看到鱼脊的一起一伏,想不到今天在这么近的距离与“龙兵”相会。如果有一条在舢板底下一撒欢,后果就不敢设想了。顿时心生恐惧,不由得两手紧握船帮。当看到同船的渔民朋友不仅没有惧色,相反倒有几分喜悦。据说“龙兵”从不伤害人类,还有救人之说,渔民们将它们视为敬畏之神,能见到它们属祥瑞之兆。渔民朋友泰然自若的神情,使我心中有了底气,这才有兴趣注意观察、欣赏“龙兵”们的“表演”。它们像有严密的组织隐约列队前行,循着拍节此起披伏,起时昂起脑袋,调皮的跃出水面,观赏外面世界;伏时尾鳍如英文字母“Y”扬得高高的,像在展示漂亮的尾巴,又像是显示力量;尾鳍落时一声巨响,一片水花溅出好远。正在庆幸天赐良缘与“龙兵”邂逅,“龙兵”们的身影逐渐减少,随着最后一个“Y”形的消失,这场十几分钟的“表演”谢幕了,海面恢复了先前的宁静。
  今日无鱼咬钩,原来是“龙兵”作祟。渔民朋友告诉我:“龙兵”过时没有鱼敢出来贪嘴。虽然空船而归,但是我们都兴高采烈,喜气洋洋,毕竟这么近距离与“龙兵”相会是罕有奇迹,也许是毕生仅有。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旧时民间分家分书    下一篇:阴谋虫?正确写法是衣麻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