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狗年话狗山

日期:2018-03-07 来源: 作者:王玉珉

  狗山,又名蹲犬山,麒麟山,海拔357米,南北0.7公里,东西1.7公里,山巅有石,如犬蹲踞,面南而吠。狗山是黄县与招远的界山,早年间人们说狗山食吃在招远,粪拉在黄县,那时节招远穷,黄县富,招远人埋怨狗山“吃穷了招远,拉肥了黄县”。

各版黄县志中多有记载

  狗山是老黄县境内国史中记载较多的山峰之一。
  清康熙版《黄县志》载:“蹲犬山,西南三十里,大姑河发源之处。《三齐记》曰:山似犬蹲,上有石神,俗名狗儿山。汉刘宠出西都过此山,犬吠之,宠曰:山神谓我入也。隋乱,左孝友聚众十万,屯东莱蹲犬山,张须陁讨平之,备载通鉴。”
  乾隆版《黄县志》载:“蹲犬山,西南三十里,《三齐记》曰:山似犬蹲,上有石神,俗名狗儿山。汉刘宠过此山,犬吠之,宠曰,山神谓我入也。隋乱,左孝友聚众十万屯东莱蹲犬山,张须陁讨平之,备载通鉴。近邑人欲美其名,共呼为麒麒山,进士姜其垓有文勒石。”
  同治版《黄县志》载:“蹄犬山,《寰宇记·金史·地志》作蹲狗山,俗名狗儿山,一名麒麟山,《后汉志·巾弦 县》注引《三齐记》:南有蹲犬山,似犬蹲,有神,刘宠出西都,经此山,山犬吠,宠曰‘山神谓我入也’。《寰宇记》:蹲狗山在黄县西南二十里,有石如蹲狗。县旧志:近日邑欲美其名呼为麒麟山,进士姜重霱有文勒石”。

刘宠是何许人也?

  史书中记载的刘宠,字祖荣,牟平人,齐悼惠王刘肥之孙,牟平侯刘渫之后。父刘丕,博学,号通儒。刘宠幼受父业,曾因“明经”被推荐为孝廉,出任济南郡东平陵县令,以仁惠为吏民所爱。后迁任豫章太守,会稽太守。在会稽郡时,简除烦苛,禁察非法,政绩卓著,后升职入京。山阴县有五六位须眉皓白的老人,每人带着一百钱,特意从乡下来为他送行,刘宠不受,但又盛情难推,最后他每人只接受一个大钱,故而后人称其为“一钱太守”(《牟平县志》)。之后刘宠又转为宗正、大鸿胪。“延熹四年,代黄琼为司空,以阴雾愆阳免。顷之,拜将作大将,复为宗正。建宁元年,代王畅为司空,频迁司徒、太尉。二年,以日食策免,归乡里”,后以老病卒于家(《后汉书·循吏》)。刘宠前后历主二郡,累官卿相,准约省素,家无货积。有一回出京师,欲息亭舍,亭吏拒而不纳,对他说:“整顿洒扫,以待刘公,别人不可得啊。”刘宠听了无言而去,人们听说后称其为忠厚的长者。清代监察御史、翰林院庶吉士杨维乔在莒岛刘宠墓前题过这样一首诗,“居官莫道一钱轻,尽是苍生血作成。向使特来抛海底,莒波赢得有清名”。
  刘宠在朝为官,家居牟平,东来西往,途经狗山,当在情理之中。至于听见狗叫,那属古人的信仰,今人一时难以说清。刘宠清廉俭朴的美德,被人们视为楷模,邑人宋克贡在诗中这样写道:“冷落东牟汉室亲,坚持清节作名臣。到今千有余年后,占得吾乡第一人”。

狗山的求雨传说

  狗山北麓有个山后遇家村,村中遇姓为元代昭武大将军遇珍之后,明正统年间由官道丁家徙居于此。往常年村西山上有座神水庙,庙里有龙王、药王神像,庙前有泉水,清沏甘甜,庙因水而得名。早年间人们迷信,每逢久旱不雨,就抬着庙里的龙王爷,走街串巷求雨,若求雨无望,人们就爬到狗山上烧狗头。山里人说烧狗头求雨的方法近似于如今的人工降雨,十分灵验。
  狗山上那个狗石,高约15米,南北长约20余米,东西宽约12米,像一幢楼那么大,狗头顶上有个像房屋那么大的石盆,四边有沿,西南边有坡,人们赤脚方可沿着天然石阶攀援而上。各村商定求雨时,一家一个人,年轻人扛着胡秸(高梁秸),上了年纪的拿着斧头、锯,到了山上以后,手脚灵活的人光着脚爬到狗头上,下边的人把从山下带来的胡秸当作引火材先递上去,然后拿着斧、锯满山砍松材,直到把狗头上那个石盆装的像座小山,然后留下一个人负责点火,点火时先点燃胡秸,逐渐引燃松材,等到最后一个人撤离现场时,由于风助火势,火借风威,狗头上已是浓烟滚滚,烈火雄雄,场面十分壮观。当年曾经上山求过雨的老人们说,狗头上的柴火,一连能烧好几天,兴许是连续的高温使空中的水蒸气发生了什么变化,大火之后,不出三天,必定下雨。年数多了,烧狗头求雨成了这一带山民们的专利,只要逢天旱,人们就上山烧狗头,一烧狗头保准下雨。

在山上留石刻的姜其垓

  在狗山上留下石刻的姜其垓,号莱西,别号养竹道人,清康熙壬戌科进士。姜姓祖居黄城阳,清初始迁洼里(旧称洼姜家)。姜其垓自幼天资颖悟,目下数行,嗜好读书,常鸡唱未寝,父母恐其过劳,屡屡劝戒,他便用衣被遮掩灯光,默默读书识字,后乡试中举,清康熙壬戌科以三甲九十六名,考中进士。敕封儒林郎,任云南易门县知县。
  姜重霱是姜其垓的孙子,字庆蔚,号瀛洲,清乾隆壬申年恩科,乡会试同年举行,以三甲七十七名考中进士,任天长县知县,敕授文林郎。
  洼里人称姜其垓为“老进士”,称排行第六的姜重霱为“六进士”,其住房的大门楼上悬“祖孙进士第”的蓝底金字大匾。二门门楼的匾额,也是蓝底金字,书“三世科甲”。家里有旗、锣、伞、扇,金、瓜、钺、斧以及朝天镫等半套銮驾。老进士扇上的字是“两淮分府”,六进士扇上的字是“天长县正堂”。一般的进士门第,大门前面都竖旗杆,因为姜家一门出了两进士,规格也与众不同,门前竖的是过道旗杆,旗杆上有方形木斗,乡人称其为“旗楼”。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祖孙二人在狗山上的刻石如今已经难以辨识。
  狗山北坡,绿树清溪,山鸟啁啾,东西两潭,水清见底。狗山南坡上有五只石虎,呈下山之势,有的耀武扬威,有的憨态可掬,有的昂天长啸,有的搭爪扑食,人称五虎下山。山顶上那石狗倒像是天神派来的使臣,蹲在那里日以继夜的监视石虎的行动,任凭寒来暑往,改朝换代,永不懈怠。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刀鱼    下一篇:访《老黄县》作者王玉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