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访《老黄县》作者王玉珉

日期:2018-03-09 来源: 作者:

  王玉珉,东莱街道党工委退休干部,现为山东省民俗学会会员,烟台市作家协会会员、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龙口市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曾经任职于市摄影家协会、民间文艺家协会。


  2017年10月18日,王玉珉的增订本《老黄县》由中国文史出版社以精装本的形式出版。
  《老黄县》上下卷最初由国防大学出版社于2005年、2006年出版,2007年被政协山东省委员会办公厅、山东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评为文史书刊一等奖。是年烟台地区县级政协获此殊荣的仅有二例,一是王玉珉的《老黄县》,再就是莱州市政协的《永远记住》。2012年七一前夕,中共龙口市委授予王玉珉先锋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谈及《老黄县》的创作经历,王玉珉罗列了一大串为这部书提供资料的人员名单。他说,二十七年来为《老黄县》提供过写作线索及校正书稿的人数以万计,难以一一择录,借此机会向各界人士表示诚挚的谢意。
  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载体,伴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又面临着由于新事物的产生而被忽视甚至是淘汰的厄运。为了抢救龙口市境内的历史文化遗存,王玉珉拒绝社会聘请,保护文物资源,潜心探索研究,为弘扬和传播龙口文化,增加龙口的知名度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他曾经多次排除高薪聘请的诱惑,一年到头徜徉于黄山黄水之间,一门心思专注于黄夷、黄国、黄县的历史研究,一步一个脚印地为弘扬龙口的历史文化、民俗文化而奔波。王玉珉撰写的大批量稿件,曾经在新闻媒体上占据重要位置。对于单位或个人登门求助,王玉珉向来是分文不取,有时还要搭上刻录费、打印费、复印费。
  他曾经以报刊、广播、电视为工具,呼吁人们保护和开发卢山观、玉泉寺、潜唐庵、屺女母岛等历史文化遗存。南山集团开发卢山之初,他一边执笔撰写道院、禅寺、庵庙的碑文、导游词,一边为上天梯、神人脚、无梁殿、千年紫藤的开发利用建言献策。黄水河湿地公园、人民公园、黄县林苑、行政中心都有他的劳动成果。有一年,王玉珉发现玉泉寺金代大定年间的庙碑一半丢在山上,一半放在村里,便自己用摩托车将山上的一半运回村里,嘱咐村委妥善保管,然后建议龙口市博物馆将其收藏。如今庙碑被镶嵌在漱芳园碑廊,其拓片陈列于市博物馆展厅。辛亥革命死难烈士纪念碑原本有三座,但凤凰山烈士陵园只有两座,他经过反反复复地调查,后来在崖头村找到了这座刻有“袁大总统”字样而被遗弃在泳汶河崖的纪念碑,最终崖头村委将其作为首碑竖立在该村公墓正中央.
  他曾经多次参与龙口市境内外的历史文化研究,其代表作《老黄县》已经成为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地方报纸、广播电台、电视台或转载,或节选,或引用,或借鉴,经常采用他的作品。龙口市文联编写《龙口文化名人》一书,他是重要编委;烟台市档案局出版内部刊物,他应邀撰写用活历史档案的稿件;山东省民政厅编写《山东地名丛书·山东地名故事》,他提供了《南有苏杭 北有蓬黄》《羊与龙口地名》《神鞭抽出来的莱山》《龙口地名谣》《唐王征东与古黄县地名》等传承龙口历史文化的文章。对于山东境内的莱山之争,他旁征博引,据理力争,撰写了颇有说服力的文章。对徐福故里的考证,他亦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挖掘整理的《小云南迁民释疑》在《中国地名杂志》上作为开篇全文发表,填补了明代迁民历史研究的空白。
  丰硕的成果来自于艰辛的劳动,为了搜集整理龙口市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资料,他行程数十万公里,足迹遍及全市六百多个村庄,走访了难以数计的基层群众,他先后到国家、省、地、市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等单位查阅了大量有关资料,仅在民间拜读家册、族谱就有一百多部。二十多年来,王玉珉的交通工具由自行车换成了助力车(俗名老头乐),又由助力车换成了摩托车、小轿车。交通工具换了又换,可持之以恒的是弘扬龙口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这一传统文化主题。
  为了搜集资料,他不惜重金在文化市场上收购民间收藏;为了搜集资料,他不顾疲劳在街头巷尾倾听老人们谈古论今;为了搜集资料,他广泛结交博学之士,以此得到大量珍藏,就连贾桢当年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料也被他收入囊中。在龙口境内,南到黄城阳,北到黄河营,东到黄城集,西到黄山馆,不少村庄都有王玉珉的关系户、联络人。有一年,他慕名登门请教兰高镇一位博学老人,老先生拿出一个纸封纸裹的纸盒,从里面拿出上下两部《老黄县》,边拿边说:“你看看这个吧,这是部好书,里面什么都有。”当得知站在眼前的人就是这部书的作者时,老人家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毫不保留地倒了出来。黄河营是古代的寨城,三国时期司马懿曾经在这里屯兵存粮。为了搞清古城的遗址,有位张姓老人领着他沿着清代城墙的墙基边走边讲,哪里是庙,哪里是井,讲得明明白白。在这个村他还发现了只有取得举人以上功名的人家门前才有的夹杆石。老黄县的举人、进士数以百计,如今能见到的夹杆石实物仅此一例。
  面对成绩,王玉珉说,我的名字有玉有珉,《周礼·弁师》中有“珉玉三采”的说法。三采,三种颜色,特指朱、白、苍三色。他说:“这二十多年我也有三色,对于我来说白色象征着贫寒,为了搜集整理老黄县的史料,花费了难以数计的各种费用,自己也就进入了白色之列。苍属深青色,接近于黑,这些年我爬黄山,涉黄水,风里来雨里去,劳苦了筋骨,晒黑了皮肤,这不正是苍色的象征么。而搜集的传统文化史料却是红色的,这是成果,是收获,是比朱砂还珍贵的宝贵财富。比起那些经商务工挣大钱的人来说我是贫穷的,但我得到的却是千金难买的文化遗产,是世世代代老黄县人的历史文化、民俗文化的传统文化财富。我对得起这块以‘黄’字命名的土地和一代又一代的黄县人。”他还说,古人以新疆和田玉为真玉,而视其他各地玉材为假玉,称珉。珉虽被定义为“似玉之美石”,但却不是玉。《荀子·法行》中说:“珉之雕雕,不若玉之章章”,我所有的成绩都应当归功于成千上万的老黄县人,他们才是玉。我只是珉,是他们的代表,是他们的秘书,仅仅是根据他们提供的资料,把一个被历史尘封的老黄县重新展现在新世纪的龙口人面前。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狗年话狗山    下一篇:老黄县·《老黄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