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拾花记

日期:2018-03-14 来源: 作者:栾雪梅

  吾性本爱花,独不善育之。脑子里的印象根深蒂固,总觉得此等雅致之事,惟有两类人才能做到赏心悦目:一种情形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香草美人是也;另外一种情形则是,类似于王羲之,捧着一颗“世间万物皆为吾师”的玲珑心,取法兰叶盈盈欲滴、素静典雅、相宜疏密、飘逸自然的特点,育书法之大成,文人雅士是也。
  很显然,平平凡凡的我,不符合以上任何一种情形。所以,当我揪着一折枝回到家时,家人围了上来,叽叽喳喳。“妈妈,你手里拿着什么?”女儿总是第一个关注的人;“这是什么花?看这样,够呛能活啊!”婆婆一脸叹息;“这花从哪里来的?怎么,要开始养花了?”老公一脸不可思议。全家人面面相觑,好奇这花从哪里来的。很显然,不是路边野花,可是,也看不出惊奇之处在哪里。“这花是从你三姑家院子里弄的啊”,我着急解释,捎带着也梳理一下经过。
  那天,真是个悲伤的日子,老公的三姑夫彻底走完人间的最后一程。在去殡仪馆之前,人们陆陆续续来到那个颓败却又干净的院子,忙活着各自的分工。站在那群嘘寒问暖的人面前,我努力不去看三姑的眼神———哀伤又有韧性,怕眼泪止不住。越过她那孱弱的肩头,我分明看见一抹绿色:小宝塔似的盆栽孤零零地挺立,身旁是一片荒芜;尤其是其中一分支,每一个绿色的小珠子饱满奋发,不惧那瑟瑟秋风。当时的我,应该是充满着好奇与惊叹的,以致被唤了几声才缓过神来。“孩子,喜欢就去折一枝吧,回去看看能不能压活。”主人迈着一如既往安稳的脚步,轻轻转身,慢慢走向那盆栽。我急忙走上前,怕她睹物思人,握着她的手,示意自己来。她却摇摇头,开始浑浊的眼光里流露出一种坦然,纤纤擢素手,把折好的断枝放到了我手上……
  “阳台那个盆子正好有点空,把它放那里吧。”我边说边走向阳台。“且随它去吧”,那时别无其他想法,“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花或许也是如此吧———虽然一个绿珠子里一丝粉色若隐若现。我总是在遗忘,伴随着秋月,迎来了大雪纷飞。那天,要去阳台给女儿拾掇鞋子,我瞥见了一抹抹粉色,虽然有些低调,她们却似乎要使尽浑身气力,褪掉周遭的绿色束缚,一丝丝粉色在枝间游走,一直走到心里。“竟然开花了?生命力忒顽强了吧”,打算趁热打铁,给它浇点水,弥补一下愧疚。我话音未落,便看见女儿端着一舀水,踉踉跄跄地走来。“乖,别闯祸。”我要制止。“奶奶说,这花得经常浇水。”小家伙一脸倔强。顿时,我明白了,这花的开放并非偶然。心底,一些叫感动的东西涌上心头,人常道,“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为何不补充上一句呢?———“这世间哪有那么多惊喜连连,只不过有人替你守护在意罢了”……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相同症状不同病    下一篇:一碗鸡蛋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