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枰柳药鱼

日期:2018-03-28 来源: 作者:王东超

(一)
  我小的时候,村边的小河还是终年有水的。夏天发河水,浊流滚滚,水与岸齐,看上去挺吓人的。冬春枯水季节,也不会断流,河床中央还有一带细细的流水,再加上河流转弯处冲刷出的湾、潭的庇佑,所以河里的水族没有涸辙之忧,一直很是兴旺。鱼有白儿、花儿、麦穗、鲫鱼瓜儿之属———泥鳅没有鳞,一般是不把它看作鱼的。水草中有身体近乎透明的小虾,还有长着两个毛绒绒夹贝的毛蟹,河里甚至还有鳖,有一次我捉到两只硬币大小的小鳖,拿回家放在水池里养着,可惜后来让鸭子给吃了。
  那个年代没有游戏机、电视机,更没有手机,下河捉鱼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娱乐方式,捉鱼的方法多种多样:徒手摸鱼无疑是最刺激最过瘾的,俗话说浑水摸鱼,要先把水搅浑,鱼受惊会躲到石洞和石缝里,这时再下水摸会容易些。摸鱼是个技术活儿,还要有点胆量,因为有时会摸上来水长虫或是癞蛤蟆,能让你身上酥酥好一阵。鱼钻到石头底下,还有一种非常规的办法,就是判断哪块石头下面有鱼,抱起块大石头狠狠砸下去,震动形成的冲击波会把鱼震昏,掀起石头鱼就翻着白肚儿漂出来了。正规的鱼网是没有的,所以没法下网捕鱼,但孩子们就地取材,在篮子或罐头瓶里放上诱饵,也能网上一些小鱼。越是小鱼越要贴边游,岸边水暖,水里的捕食者也少,刚孵化不久的小鱼黄县话叫“鱼星星儿”, 身子小头大,眼睛在头部所占比例尤其大,远远看去一片星星点点的,拣一块片状的石头拍过去,激起的水花能把小鱼冲到沙滩上。没有钱买鱼钩,就回家偷来妈妈的缝衣针,放灯上烧红了,屈成鱼钩,抠了曲蟮作鱼饵,有时也能钓上巴掌大的鱼来。不过最好玩的却是药鱼,因为需要好几个人合作才行,所以特别热闹。

(二)
  河滩上,长着一丛丛的枰柳墩子,齐地儿抽出一根根指头粗挺直的条子,和绵槐差相仿佛,只是木质轻软,编成筐篓,不及绵槐条子的结实耐用,一般多用来做耢条。每年初冬,生产队都要派人来把枝条悉数割下运回,第二年会再发出新的枝条。河崖上则长着一排粗大的枰柳树,有一二十米高,一两个人才搂得过来,有着深深纵裂的树皮黑苍苍的,一副历经岁月沧桑的样子。枰柳的学名叫枫杨,属于胡桃科枫杨属植物,可以作为嫁接核桃的砧木,它的羽状复叶有点像刺槐的叶子:长长的叶梗两边,整齐地排列着长椭圆形的小叶,略有差别的是刺槐的小叶边缘是平滑的,而枰柳的小叶边缘布满了细密的锯齿。最有趣的是它的种子,柔荑花序一嘟噜一串地垂挂着,如一帘幽梦,种子上斜着长了两片狭长的翅,像是木锯上用来调整锯条松紧的锯钮。我们常常采了它,站在高处一枚枚往下丢,看它打着螺旋笔直的扎下去,像一枚小小的炸弹。
  枰柳的叶却是有毒的,听村里大人说,缺少农药那会儿,人们采了它的叶子,切碎捣烂,浸出的汁液可作农药喷洒,是一种天然的、有机的、植物的杀虫剂。枰柳树上生长着一种蚕,长得和柞蚕相似,块头却大得多,有手指粗细,黄绿色的身体上长着许多瘤状突起,瘤突上还长着毛,看上去挺吓人的。可能因为专吃枰柳树叶的缘故,身上有毒,天敌会少得多,孩子们捉了它也没有烧着吃的,都是养在盒子里,采了枰柳叶喂它,等它吐丝结茧,最后破蛹而出的是一种美丽的大蛾儿,学名叫绿尾大蚕蛾,触角展开像两片羽毛,通体是淡淡的粉绿,翅膀背面有四个大大的眼斑,后翅还有两条美丽的飘带,论颜值是所有蛾儿中最漂亮的,个头在本地的蛾儿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三)
  用枰柳树叶药鱼这个法子不知传了多少年,可能当初有人无意中把枰柳的汁液和残渣倒进河里,发现有鱼被麻翻,这才发现药鱼之法的。药鱼不能选择在水流急的地方,那样药液都冲走了,要找一处水流平缓的河湾,如果有相对封闭的湾汊就更好了,还要用石头泥沙围个堰,一来分隔开水流,二来也怕鱼逃走。做好这些基础工作,剩下的就是去采来大抱的枰柳树叶,各人搬块略为平整的大石头权作砧板,将一束枰柳叶放置其上,踞坐一旁,捏了块鹅卵石捣蒜似的捶着。看看捣成糊状,鞠一捧清水,连汁液带渣屑一齐冲下去。或者握着一把叶子,撩着水像洗衣服那样在石板上搓来揉去。用不了多会儿功夫,手掌就染成赭黄色,一湾水也已变得绿澄澄的了,像一大碗荷叶粳米粥。水里的鱼再也吃不住劲儿了,一条条翻着白肚儿钻出水面,白花花的白儿,斑斓多彩的花儿,黑不溜秋的麦穗,任人捞取。鲫鱼瓜儿比较地耐折腾,这时也都欹里歪斜地挤在浅滩上,侧着身子大口喘气,你伸手去捉它,它也只是象征性的扭动一下身子,并不钻进水里。不时有泥鳅从水底钻出来,横着身子在水面上蛇样的扭动着,怪异得可笑。
  药的鱼放到清水里,用不了多久就会缓醒过来,照样活蹦乱跳的,这说明枰柳的毒性是低残留的,在日益重视食品安全的今天,是否可以从枰柳中萃取安全有效的杀虫成分,用于农业生产中呢?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老黄县·《老黄县》    下一篇:前两次相见,聊得最多的是连环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