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前两次相见,聊得最多的是连环画

日期:2018-03-30 来源: 作者:王树枫
编者按

  姜维朴,1926年6月11日生于龙口市前妙果村。1944年参加革命,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华东军区《华东画报》记者,上海《华东画报》记者组组长、主编。1953年1月调人民美术出版社,先后任连环画册编辑室主任、代总编、副总编。1973年主持《连环画报》复刊工作,1980年创办《连环画论丛》并任主编。1983年主持创立中国连环画研究会,任会长(后改为中国版协连环画艺委会,任主任)。1985年主持创建中国连环画出版社,任总编辑、党委书记,同年创办《中国连环画》月刊,任主编。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四届理事、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第三届常务理事等。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形象地称呼他为新中国连环画的“保护神”。
  从上世纪70年代起,龙口画院原院长王树枫就与姜维朴因连环画而相识、相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姜维朴给了王树枫很多指教、帮助。王树枫铭记在心,回忆记录下来,从一个侧面展现出一位艺术家的风范。

1981年2月,在京召开的全国第二届连环画座谈会上,第一排右一为贺友直,第三排右二为王树枫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兰高镇马家庄安了家(现东莱街道马家庄),居住了近十年。村里还真没人知晓我是个画画的。后来,我的老邻居李淑娥嫂子了解到我会画画。有一次,她向我介绍说:“俺有个表哥叫姜维朴,如今在北京工作,他画得够好啦。”我听了后也没太在意。
帮邻居给姜维朴捎去龙口特产
  1976年年底,她听说我要去北京看画展,便对我说:“俺表哥在唐山大地震时,家里的墙倒了,砸伤了他,这回您进京,我想托您捎点东西给他,全当是替我去看看他行不?”我立即答应下来,对她说:“没关系,您表哥是画界的前辈,我难得能拜见到他呢,走前一定告诉您一声。”“那我先谢谢了。走时我把地址写给您,他家就住在北京站旁边,很好找。”李淑娥高兴地说。去北京的头一天,李淑娥嫂子把要捎的花生米、龙口粉丝、海米等包成包,连同写好的地址交给了我。
  我乘坐夜间烟台去北京的火车,第二天上午下车后,按照地址很顺利地找到了姜维朴先生的家。姜维朴先生一听是家乡来的人,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在交谈中,他先是问他表妹的家庭情况,接着又询问家乡文化事业发展状况。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我的连环画创作。要走时,他对我说:“我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有事可以找我。”顺手又写下了单位地址和电话号码给我。他说:“您回去告知我表妹,我这儿一切都好,身体也恢复得不错,甭挂念,也托您代我谢谢她。”告别之后,我心里在想:姜维朴先生这人真不错,是位热情、厚道、谦和的美术界前辈,这是我们第一次相见。在中国美术馆参观完了美展之后,我因无时间去向姜维朴先生当面辞行,只好在电话中作了告别。
连环画座谈会上又见到姜维朴
  1981年2月,山东省美术出版社选出五名连环画作者代表,我是其中一名,随同美术出版社赵志平、孙中晓二位美编,一起去京参加全国第二届连环画创作评奖、发奖座谈会,我与姜维朴先生在会上又得以相见,方知他是我国连环画界的权威领导,这次相见,算是难忘的第二次会面。他对我说:“你能作为山东代表来参加这次会议,说明你的连环画创作搞得很有成绩,咱们是老乡,见了你真是由衷的高兴!找个时间咱们再好好地拉拉。”我听了后非常感动,也很受鼓舞。第二天中午,刚吃完午饭,姜维朴先生在饭厅里找到了我,对我说:“我正要找你,快跟我去认识认识两位优秀的连环画画家。若不是因为来这儿开会,想见到他们真是没有机会。刚才我约了贺友直(著名连环画《山乡巨变》的作者)和刘继卣(连环画《穷棒子扭转乾坤》的作者),让他俩在宾馆大厅等着咱。”我一听,高兴得快要蹦了起来,心想:这两位连环画界的泰斗是我很早就崇拜的老艺术家,能见到他们岂不是喜从天降!
向画界前辈贺友直刘继卣请教
  走到宾馆大厅,一见我们,正在谈笑的两位大画家便一起站了起来。姜维朴先生忙招手说:“你们请坐!”然后指着我说:“这是我和你们说的那位老乡,叫王树枫,是山东的连环画作者代表,也是来参加这次会议的。一来就说有机会让我来引见引见,要向你们请教,你们就随便交谈吧,大会上有点事我就不陪伴了。”我们一齐说:“您去吧。”
  姜维朴先生走后,我抱着顶礼膜拜的态度,立即向前和二位前辈握手。这时,贺友直先生首先主动作了自我介绍,笑着说:“我是贺友直,那位是大画家刘奎龄的大公子刘继卣先生。”介绍完后便坐了下来。还是贺友直先生首先开了言,他说:“听维朴先生说,你也是搞连环画创作的,咱们是同道,就随便谈谈吧。”我马上接着说:“我是个刚刚起步的晚辈,在这儿能见到你们前辈也是忒难得的机遇,今日相见,主要是想听听前辈的教诲。”贺友直说:“既然我们是同道,那么就谈谈关于连环画创作的事,我的体会是:要画好一本连环画,重点是要先吃透脚本。再是,要在塑造、刻画人物上下功夫,画面上的人物不会说话,要通过对人物神态的刻画和设计的动态来说话。像我画的《山乡巨变》中要表现一户群众家缺粮吃,画面上画的那个去取粮的人物,手拿着瓢,把大半个身子探向粮缸里,一看就知道见缸底了。所以说要搞好连环画创作,必须到生活中去观察细节,这样刻画人物时就会深刻、真切,才能打动读者。”说到这儿刘继卣先生插言了,笑着说:“人们都说贺友直先生画连环画很会做戏,实际上这戏都是来自生活,我的观点也是主张:艺术创作一定要深入生活,生活才是艺术的源泉。”我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地在小本子上作记录。
  正谈着,姜维朴先生来了,他对我们说:“交谈得怎么样?咱们也好开会啦。”我抢着说:“太好了,受益匪浅。”于是我们一起走向会场。会议期间,通过姜维朴先生的介绍,还认识了华三川、颜梅华、董辰生等连环画大家,很受鼓舞。另外,使我想不到的是:与偏远省份,如甘肃、云南等地美术出版社的编辑交上了朋友,建立了联系方式。这些编辑都约我为他们的出版社画些连环画。诚然,这是我特别高兴的事了。
  这次会议是我从事连环画创作以来所参加的最具有深刻意义的一次会议,受益颇多。其最重要的收获还是,使我树立了要把连环画创作搞到底的决心,坚定了意志。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枰柳药鱼    下一篇:西施舌与天鹅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