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那一抹春柳色

日期:2018-04-09 来源: 作者:曲斌
  清晨,我推门外出,只见台阶上沾满了许多新泥,新泥上还有少许碎草,我抬头向上看去,原来那新泥是从屋檐下的燕窝里滴落下来的。院外那几棵高大的柳树上几只燕子在呢喃雀跃着。“谁家燕子啄新泥”,那燕子的呢喃声,是在向我们报告着春的消息呢。
  我的家乡是山区,小路旁,山涧上,池塘边,田间地头,村口庭院,随处可见柳树。我家临近街面村口,村口小路旁有许多柳树,无论是树皮斑驳的老树,还是腰身细嫩的小树,这个季节,都渐渐地泛着新绿。村口那棵比较粗壮的柳树大约有40多年的历史了,村里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不知道它的树龄,柳树下是家乡多年的一个旧石磨,夏日里,老人们在那里乘凉闲谈。我家院外原来的小河边也有几棵柳树。眼下,已是春分时节,柳枝的根部钻出许多嫩嫩的新芽,一抹嫩绿点缀在那苍劲的树干上。新芽初放时是嫩嫩的,浅浅的,黄黄的,随着春的加深,它也由浅变深,由黄变绿,叶子越来越浓,越来越大,直至墨绿如黛,渐渐的如一条绿色的瀑布。微风中,小米粒大小的花朵向树下飘洒着,洒下一地碎金。三月的风柔柔的,柳枝在春风中努力地生长着,一寸,二寸,三寸……此时,用“嫩如金色软于丝”的句子来形容柳树的枝条最恰当了,柳叶上那一抹鹅黄,那么鲜亮如画。随着时间的推移,柳枝儿渐渐地拉长,丝丝缕缕的,如秀发披肩的少女,深情而眷恋,是那么风情万种,醉了春风,醉了路人。
  小河边,那些垂钓者,端坐在柳树下的岩石旁,任柳条儿在他们眼前飘动着,他们全然不顾,凝神静气地关注着水面鱼漂的变化,那是在垂钓一份超然和闲适啊。果园旁边小池塘的冰全部融化了,几只鸭子在那里拨动着一池春水。池塘的水面波光滟潋,那棵垂柳苍郁挺拔,细长的柳条儿延伸到水面,水在流动,垂柳的秀发也在水面上飘逸着,倒入水中,像蜻蜓点水,那是在与清澈的池水共舞。田野里农民们在开着拖拉机运送化肥,果园里果农们在修剪果树,鸟鸣燕喃,隆隆的机器声与果农们修剪果树的剪刀声和天幕上鸟儿的欢叫声交织着,构成了一支抒情悠扬的迎春曲,为这早春的田野增添了一份浓浓的春意。人勤春早啊!现在还是乍寒还暖的季节,但柳树在家乡贫瘠的土地上从容地生长着,三月里,给我们展现出浓郁的春柳色。那些像柳树一样坚韧质朴的父老乡亲们,用勤劳的双手建设着自己美好的家园。眼前的景色让我激动不已,柳舞东风,那是一首春天诗篇的序曲。
  柳树是春的使者。杜甫诗云“漏泄春光是柳条”,春天,正是从那一抹柳色开始的。贺知章《咏柳》诗中说“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把春风比作剪刀,赞美它裁出了春天。是的,二月的春风,剪出了柳树那一片片绿叶,剪出了祖国春天的壮丽画卷,那画卷上有春光中老人们灿烂的笑容,有孩子们在春天蔚蓝的天空中放风筝的期盼,有农民们在春天里辛勤劳动的足迹……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十里春风诗四月    下一篇:林苑早春(外一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