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驻黄县城鬼子劫渔船逃窜

日期:2015-11-11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

  1945年8月21日,在黄县境内横行了六年之久的日本法西斯侵略军在我抗日武装的打击和震慑下,狼狈逃出黄县城,窜至黄河营海边,借着夜幕掩护,劫船夺水路继续逃窜。

日军劫船

夜劫小周家村渔船逃命

  8月21日晚9时许,日军一百四五十人,携带轻机枪近40挺、重机枪2挺、步枪100余支、弹药数箱,在汉奸伪县长杜祖广的引领下,借伪军“反正”县城混乱之机,以“反正”为名,骗出北城门,沿绛水河向北朝海边逃窜。10时许,日军逃到黄河营村后的绛水河入海口处,胁迫一个打旋网的渔民带路,到小周家村网铺找渔船和船工。
  小周家村网铺住有李程杨村的网主程广友和他雇佣的30多个拉网绠的渔民。此时,他们刚刚处理完夜网的鱼虾,正进屋准备休息。突然,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程广友觉得事情不妙,立即招呼大家迅速撤离网铺躲藏。
  说来也巧,程广友下午回家时,领来本村一个叫“连珠”的小孩,由于贪玩,晚上睡在网铺。日军一到便把他抓住,问大人去哪里?小孩惊惶失措。鬼子一顿拳打脚踢,打得小孩叫苦不迭。
  躲在网铺不远处的程广友听到小孩的哭声,怕小孩有个三长两短,回村不好交代,就招呼大艄公程敦环一同闯进网铺。
  小孩得救了,可是程广友和程敦环(简称“二程”)却落入了日军的魔掌,在日军的逼迫下,只好船载敌人逃渡。由于“二程”驾的船装不下所有的日军和汉奸,敌人又劫持了七八条小船于慌乱中自行摇船逃窜。
  “二程”所驾的船是一条供载撤网用的舢板,本来不很大,可是一下装上了80多名日军和4名汉奸(有两名日军翻译官),还有大量辎重,致使船远远超过吃水线,几乎被压沉。日军急于逃命,胁迫“二程”把他们送到栾家口。

狼狈逃窜

差点翻船葬身大海喂鱼

  平素摇这条船走三五里路,就算够累了。当时船上装有满船的人和辎重,所以没摇出几里路,“二程”就累得气喘吁吁,摇得自然慢了。日军见此情形,狠揍“二程”,逼他俩拼命摇。
  22日早晨,船到栾家口。可是草木皆兵的日军指挥官突然怀疑岸上有八路,又胁迫“二程”送他们去蓬莱。此时,“二程”的手掌已磨得鲜血淋淋,再加上逆水行舟,两人摇得更是吃力。程广友哀求日军上岸步行。上午9时许,好不容易驶到蓬莱大泊子村附近,船已被水流扯得摇不动了。日军指挥官只好同意让船靠岸。
  日军和汉奸刚刚登陆,从岸南山坡突然投来一颗手榴弹,在日军、汉奸正前方不远处爆炸。日军、汉奸惊惶失措,没等硝烟散尽就又狼狈地爬上船。这次日军改逃去烟台。中午,到蓬莱北山与长山列岛的中间水域。此地水流更急,行船更为困难。“二程”再也忍受不了饥饿、劳累,特别是日军的打骂。处于民族义愤,他们决定与日军、汉奸同归于尽。程敦环一使眼色,程广友趁敌人不备,一脚把锚揣下海,如果锚能抓底,船就会底朝天,敌人便葬身鱼腹。可是却脱了锚,船身大幅度倾斜了一下便恢复了平稳。日军、汉奸吓得鬼哭狼嚎。船拖着锚顺流而下。

 

换风船朝烟台方向逃窜

  傍晚,海水倒流,“二程”在敌人的胁迫下只好拔锚,摇船向烟台方向驶去。午夜,船到长岛大竹山前怀。日军在船上颠簸了一天一夜,让“二程”抛锚休息。
  23日早晨,日军突然发现离小船不远处停泊着一只大风船,便立即强令“二程”移船靠近。这时,大风船上的人发现了这条小船,慌忙拔锚待逃。日军用机枪连射了几梭子子弹进行威胁,风船只好俯首听令。
  日军和汉奸上了风船后,逼迫船上渔民为他们烧饭。这时,自行逃窜的其他日军、汉奸也纷纷赶到。一顿狼吞虎咽之后,日军乘风船朝烟台方向逃窜而去。
  可是小船上还剩两个汉奸,他们都带匣子枪。其中一个向“二程”说,他是黄县县长杜祖广,并命令把他俩送到蓬莱城。程广友问他俩:“为什么不随日本人去?”自称杜祖广的人说:“去了恐怕连命也保不住!”
  中午,有10艘汽船拖着10艘驳船自东向西开来。杜祖广以“黄县县政府”的名义得到了船上伪海员的信任。就这样,小船被带到了蓬莱城。原来,这些船是去蓬莱接逃窜的日伪军的,船上的人和杜祖广是一丘之貉。半夜,蓬莱城的日伪军及其家眷仓皇逃到海边,登上汽船及驳船逃窜。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石板丁家阻击战痛打“刘黑七”    下一篇:龙口抗日烈士纪念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