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父亲载包袱客从烟台到石良

日期:2015-11-18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迟焕彩

  抗日战争时期,我家里人口多,干活的却少,生活极其困难。父亲为了支撑这个家不辞劳苦,任劳任怨,拼命挣钱。有一段时间,他骑着自行车由黄县去烟台往返载客谋生。

 

一路上“老客”打听日伪军据点

  1941年秋天的一天,父亲因头天去烟台送“老客”太晚没有赶回来,在大众浴池住了一晚上。翌日,天刚刚放亮,父亲就来到火车站,准备揽活载客返回黄县。父亲支好自行车正要吃早饭,这时一个穿戴整齐的中年“老客”,眯着眼睛围着父亲转了一圈说:“老乡跑哪里?”
  父亲漫不经心地说:“去黄县!”
  那“老客”眼睛一亮,笑嘿嘿地说:“缘分呐!我正要去黄县。”
  父亲说:“你等一下,我去买个烧饼吃了咱就走。”
  “老客”说:“我也没吃早饭,来来!咱到旁边喝碗豆腐脑,再吃个烧饼。”
  父亲转身坐到那卖豆腐脑的小桌旁,两个人吃完饭,“老客”争着结了账,把父亲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眯着眼仰头看了看茫茫天际,蛮有经验地说:“这个雨啊,昨天下了一宿也没停,东北风雨不转到西北风,天是开不了的,有可能要下三天三宿喽。”接着从自行车后座下抽出块油布递给“老客”:“路太远,先生你披上别淋坏身子。”
  “老客”感动地说:“老乡你披着吧,我没事。”
  父亲说:“别客气啦,我有草帽,快披上咱赶路。”
  那时烟潍公路还是泥土填方,弯弯曲曲,上坡下崖,沟沟坎坎极其难走,加之下小雨能见度很低,父亲头上戴着遮雨的草帽吃力地蹬着自行车。“老客”坐在后座上,态度温和,不断地向父亲询问黄县城里、城东诸由观、城东南部黄城集和石良集几个据点里日伪军活动的情况,父亲把自己知道的一点不漏地都告诉了他。

 

冒险把“老客”送到石良集村南

  那时烟潍公路上日伪军设了好几个岗楼据点,盘查来往的路人。父亲常来常往,有时候扔盒烟给他们,混熟了,他们也不找父亲的麻烦,打个招呼就过去了。所以,父亲载着“老客”很顺利地就通过了几个据点。接近中午时分,来到黄县城东五公里处的诸由观,“老客”对父亲说他有紧急事情,让父亲抄小路把他再送到东南部山区石良集村南。父亲是个聪明的人,听到“老客”的要求,就猜想他可能是个“包袱客”(八路军地下党)。那年代为共产党八路军办事会带来杀身之祸的,尽管父亲心里很害怕,但他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老客”的要求。
  这时东北风已停了多时,西北风一吹,天上乌云飘离,小雨停下来了,暖暖的阳光洒向秋天的田野,金黄金黄的。父亲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沿着坎坷崎岖的小路,左弯右拐,快速向石良集赶去。绕过村头驻守日伪军的炮楼,到了石良集南大河,前面是一簇簇灌木林,几棵柳树下是一条干涸的小河沟,再往前走全是上坡的山涧小路,一个连着一个陡峭贫瘠的山岚,自行车是骑不了啦。
  “老客”麻利地跳下车说:“多谢你!老乡不要往上走啦!我也快到目的地啦!”
  父亲急忙调过车把子说:“没有事我就回去啦,谢谢您的早饭。”钱也不想收,跳上车就要告辞走人。

 

“老客”原来是来开会的八路军

  “老客”一手抓住父亲自行车的后座,拿下肩上披的那块油布叠好放到车座上,伸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块怀表看了看,和蔼地说:“老乡,你哪能不收钱?我还要多付些给你呢!我看你是个老实人,不瞒你说,我是八路军北海独立团的,急着到你们这里开会,原来担心时间来不及,想不到坐你的车子又快又稳提前赶到了,真是太谢谢你啦!”说着从腰里掏出一把钱,也没清点,不由分说塞给父亲。父亲双手捧着沉甸甸的一叠钱,不知所措。正要把钱还给“老客”,可是抬头一看,“老客”已经跳进路旁沙河沟里,转眼间就消失在一片柳树林里……父亲望着林中远去的背影,一股崇敬之情从心底油然而生。心想:“这些人提着脑袋干大事儿,也太不容易啦!我要人家的钱干什么?”心里越想越感到不是滋味。
  回家跟母亲一说,母亲也觉得收人家的钱是不妥当的。这些“包袱客”出生入死为咱穷人办事,随时都有掉脑袋的危险,便嘱咐父亲:“你以后往返烟台载客时多留点意,赶巧能碰上那个‘包袱客’,一定把钱还给人家。”虽然以后的岁月中父亲多次往返烟台载客,但再也没见过那位“包袱客”,但他的亲和形象一直留在父亲心中。多年来,父亲曾多次无限感叹地向我述说那次难忘的经历。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龙口抗日烈士纪念碑    下一篇:白发人为先烈建纪念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