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父亲推独轮小车去支前

日期:2018-12-26 来源: 作者:
  前些年,有幸到北京军事博物馆参观,看见展厅中有山东支前民工曾用独轮小推车运送军粮、弹药、给养支前的介绍,对解放战争胜利有功不可没的业绩。看了以后,我感触很大,对支前民工和独轮小推车的贡献肃然起敬!
  我的父亲栾仁贵也曾推着独轮小推车参加过南下大军支前工作。记得小时候我们家那辆笨重木制独轮小推车是农户种地、收获时的运输工具。虽然看起来很平凡普通,车架前有明显两道拉绳勒磨的光滑沟痕,车轴支重的地方经常加点润滑油减轻摩擦力,但推起来仍然吱嘎吱嘎响个不停。虽然陈旧不堪,但父亲总是舍不得扔弃它。后来,小推车演化成钢板车圈加橡胶轮胎,轻便省力不少,旧车慢慢没人用了。
  父亲曾说,一九四八年秋,根据解放战争的需要,山东各地组织起大车队、小车队支援前线。我们后埠栾村有7名民工毅然报名参加支前工作。他们撇下家中妻儿和田地积极支前,心中只有一个共同心愿:只有解放全中国,人民才有好日子过。我们村的支前民工是随军一线的。也就是部队打到哪,支前民工给养跟到哪。我曾四次了解我村尚在的支前民工九十多岁的于国彬老人。他说到支前,如同打开话匣子,大致和我父亲说的都一样。
  那时,支前民工队伍在龙东区中村集合,召开动员大会后,从招远、平度、诸城直奔郯城。小车队分小队、中队、大队编制,两个人一辆小车,一个推的一个拉的。开始队伍白天行进,遭受敌机扫射,有的民工不幸中弹,车毁人亡永远留在异地他乡。为了避开敌机轰炸,后来晚上行进,遇到下雨时将蓑衣、棉袄都盖在小车粮食上,宁肯自己被雨淋成落汤鸡,也要保护好粮食。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乡间小道上,有时迷失方向,亮天才发现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地。队伍里司号员吹响休息号声,炊事员埋锅造饭,人困马乏的民工在路边倒头就睡着了。住宿条件好的,能安排在村中的空房里,多数是在树林、田野、壕沟里休息。霜降季节,早上起来浑身挂满了一层霜,眉毛胡子都变白了。三到四个月不洗一次澡,头发胡子长了找老乡借一把剪刀随便剪一下。有时一天吃两次饭,主食高粱面、红薯干、玉米面、大咸菜,把粮食省给参战部队。看见战士轻伤不下火线,简单包扎一下,继续战斗。而被枪炮打断胳膊腿的重伤员,紧咬牙关,不吭一声,民工们含泪抬起担架将他们送到临时医院。
  由于作战需要,一线后勤急需从二线粮站调集粮食,必须在第二天下午之前由二线民工把粮食送到一线新驻地。领导把送信的艰巨任务交给了父亲,当时已是傍晚6点,天还下着雨,需走60多里路,天亮以前必须把信送到二线粮站。父亲冒着秋雨连夜出发,借着电闪雷鸣的光亮辨别方向,雨越下越大,父亲浑身冻得发抖,天快亮时将包着油光纸的信交给粮站负责人。见父亲冻的颤抖,赶忙给父亲生火烤衣服,又烧姜汤热水给父亲驱寒。这次晚上雨中送信被上级评定为“三等功”。而父亲从此落下冬天一冷就会浑身颤抖的毛病。每当父亲谈到支前时,他自豪地说在那艰苦的日子里,民工们每日都在流血流汗,我能在战场上留下来真是万幸的。
  父亲和我们村的民工一样,风里来雨里去,从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一路转战大江南北。父亲推前小推车支前10个月到过100多个乡镇,行程几千里,由于支前表现积极,受到后勤机关通报嘉奖。第二年6月中旬接到返乡的命令。
  父亲虽已病逝,但他那推着小推车支前的事迹却永远记在我的心中。
  新嘉街道后埠栾村 栾世群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油粉    下一篇:菜片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