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记忆中的那行柳

日期:2019-04-17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实验小学五年级七班 于欣冉
  在小时候的记忆中,姥姥家的柳占重要位置。
  那时,姥姥家有一大排柳树,春日一到,柳树抽出嫩绿的新芽,那些零零星星的小芽,近看就像好奇的小眼睛,嫩绿娇黄,也像婴儿的脸蛋儿,用力一捏就破了。远看时,就像长长的柳条上长满了小黄花,满树嫩黄,一派生机。
  过不了几个周,树叶长成了类似竹叶的形状,前后叶子尖尖的,中间有一条黄色细条为叶脉。初夏,叶子是翠绿色,枝条也有了“万条垂下绿丝绦”的感觉,有了柔韧性,又长又绿,那时的柳条是我的最爱,因为可以编出新奇物,玩出新游戏。
  柳叶刚绿那几个月,姥姥和邻居就在树下聊天、择韭菜。我和小伙伴就让他们揪下几根柳条,能玩一上午。小姑娘们把柳条圈成一个圈,用一根结实的野草捆起来,就成了一条深绿色的发带,再插上几朵小花,又成了一个花环。大家比赛谁编得好,激动入迷时用柳枝做头花、手环、腰带等,开一场彻底的“选美大赛”。
  女生高兴,男生更不会闲着,他们有独特的玩法。伙伴们在一起,有无数新奇的点子。我们一人拿一根约五厘米长的柳条,请大人帮忙或用小刀去内核,制成了一个小哨子,那个哨子是圆柱体,像大葱,把它对在嘴上吹,比比谁的哨声吹得响,比完赛一个个脸蛋通红,却又互相对脸笑。
  下午,我们又在树下玩捉迷藏,粗粗的树干,正是一个很好的“躲藏所”。往往人一多,一棵大树下有五六个人,你推我、我挤你。大家都穿短袖,在最靠大树的那一个,总是被挤在树皮上干蹭,极为严重时还会蹭红手臂,只是玩起来那点痛又算得了什么。在最外圈的,也没有好果子吃,柳絮被风轻轻一吹,悠悠地飘到头发上,飘到眉毛上,飘到鼻孔里,实在憋不住了,不经意间打一个喷嚏,就被人家给抓住了,每次一抓一窝。
  我爱柳树,柳树组成了我的童年,但现在姥姥家门口的柳树被砍去大半了,只剩几棵,每次路过,总会勾起我千万思绪。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刁僡

上一篇:海阳“地雷战”有感    下一篇:我爱家乡的春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