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拽着马尾巴渡长江

日期:2019-11-12 来源: 作者:栾世强/口述 栾世祥/整理
  我上小学时,几乎人人都会唱“中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而父亲给我讲过的故事,让我对渡江战役有了更深的认识。父亲栾仁慈,新嘉街道后埠栾家村人,1942年参加革命,1943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九兵团,在27军80师骑兵营任班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由于长期和战马在一起,父亲对战马的生活习性十分了解,战马看见父亲时总是眨眨大眼睛,用舌头舔舔父亲的手,像孩子般温顺。战马伴父亲参加过济南战役、孟良崮战役和淮海战役。有一次,骑兵连冲锋,因敌人工事坚固,火力猛,冲不上去,回撤时,父亲被子弹射中膀子,从马背上掉下来。那马仰天嘶叫一声,惊跑了一圈,又回到父亲身边,卧倒在地,父亲忍痛爬上马背,战马驮着受伤的父亲回到我方阵地。这马颇懂人性,认主人,对父亲有救命之恩,父亲也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它呵护关爱。
  1949年4月21日,渡江战役开始。长江上空敌机狂轰滥炸,江南岸边敌炮、机枪向江中密集扫射,江北岸边机帆船、双桨划的木船、木排子、竹筏一眼望不到边。骑兵连也在江边待命,船不够用,得分批渡江。父亲和连长说:“我看战马有可能会游泳,我们凫水渡江吧,等船来不及了。”连长考虑了一下说:“你先领20个人马打先锋试试。”父亲一挥手:“共产党员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他牵马带领20名战士下水,说来也怪,父亲轻轻地在马屁股上拍了两下,那马居然不惧水,蹽起四蹄,拼命地在江中扒行。江水漫过马背,但马头高高昂起,目视前方,在枪林弹雨中毫不畏惧。父亲顺势抓紧马尾巴,马拖拽着父亲向江中游去。连长一看泅渡成功,立马让骑兵连全部泅渡。
  敌人的炮弹不时在江中炸起高大的水柱,4月份的江水还是刺骨的寒凉,但他们和战马全然不顾。刚冲到岸边,父亲便翻身上马,和战士们举起钢刀向敌人冲杀过去,这时,一颗子弹不幸射中了马的脑门,战马扑倒在地,血流不止,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战斗结束后,父亲手拍着胸膛嚎啕大哭:“为什么子弹不射在我身上?老伙计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让我去替你死吧!”父亲边哭边说,眼泪成串往下掉。战友从老乡家借来铁锨,挖了一米多深的坑,把战马安葬了。全班战士脱帽致哀,向他们的好伙伴、老战友告别。因在渡江战役中作战勇敢,父亲被记三等功。
  父亲后来又随部队赴朝参战,并获奖章。在他十几年的革命经历中,先后8次立功。父亲复员后,我母亲有严重的病,我们兄弟姊妹三人年幼,父亲既当爹又当娘,但从不向国家和组织伸手要什么,父亲教导我们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是党的人,一切为了群众。”
  长江天险何所惧,拽着马尾渡长江。每当想起滔滔江水中父亲紧紧抓住战马的尾巴冒着枪林弹雨武装泅渡的场面时,每当看到父亲用生命换来的那一枚枚军功章、纪念章时,我的内心便久久不能平静。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那座小石房    下一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