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忙出来的年味

日期:2020-01-14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王兆贵
  在我早年印象中,乡下的年味特别浓,那浓浓的年味不是除夕之后才有的,而是从进入腊月就开始了。从腊月就开始的年味,不是鞭炮味,不是香烛味,而是乡亲们院落里飘出的煎炒烹炸、蒸煮熏酱的香味。腊月的乡村,家家炊烟袅袅,户户灶台飘香。忙来忙去,为的是正月里的喜庆、闲适和热闹。
  在我老家龙口,农历进入腊月之后,除了抓紧赶集置备年货外,比较紧迫的营生就是赶制过年的食品。庄户人正月里不动大火,过年的主食都是年前备好的,不仅自己人要吃,还要用来待客。因此,人口多的农户,接连几天不歇灶,以至于灶间气雾蒸腾,炕上热浪蒸腾,即使掀开炕席散热,晚间就寝时还有些滚烫。老人睡上去大呼过瘾,小孩子们却燥得面红耳赤,翻来覆去睡不稳。
  腊月里,需要上灶加工的食品,大致可分成这样几类。供奉神灵和祖先的祭品是一类,除水果、点心外,还有圣饭、圣面、圣糕、圣虫等。鸡鸭鱼肉等荤菜是一类,也要提前上灶加工好,冷冻起来,随时取用。花生、瓜子等炒货、蜜饯是一类,可以到集市上买现成的,也可自家上灶加工。以上这些,数量有限,占用的时间和资源也有限,最需要花功夫的还是各种各样的面食。
  传统面食的种类,除了饺子要到过年时下锅外,包子、年糕、豆饽饽、睡鱼、睡饼、团圆饼等都要提前蒸好。其中,个头大而且数量也最多的是大饽饽。家中人口多的,通常需要蒸上好几笼屉,晾干爽了,放进米瓮、面缸或是玉米皮编织的草囤子里储存起来,留待正月间食用。
  蒸大饽饽是个技术活,全凭个人经验来操作。和面时,用多少面粉、兑多少水、放多少引子饼(自制酵母),心中要有数;发酵时,膨胀得要恰到好处,急不得也过不得;擞面时,卷、压、拖、拽、揉并举,擞出来的面团软不得也硬不得。
  即便是烧火,也不是那么简单。要根据不同的阶段,采取不同的火候。该用急火慢不得,该用弱火强不得。只有各个环节把握好了,拿捏得当,蒸出来的大饽饽,才会饱满、蓬松、圆润、香甜。否则,瘪了、胀了、糊了、酸了,倒人胃口不说,还会觉得不如意、不吉利。心里没底的年轻妇女,要请长辈或邻家巧妇上门帮忙指导。大饽饽分为带枣鼻儿和不带枣鼻儿的两种。带枣鼻儿的大饽饽,在未上蒸屉前,先要在顶端和四边,抠出对称的鼻儿,穿上切成条块的红枣。不带枣鼻儿的大饽饽,蒸熟后还要点上红印,显得美观而又喜庆。
  回想起来,浓浓的年味其实是忙出来的,闹出来的。不忙活、不闹腾,一切都是现成的,年味又从哪来呢?所谓忙年,是感觉,也是记忆。如今都说年味淡了,是因为商场和集市的年货越来越丰富、越齐全,手到擒来,人们不必再像过去那样忙年了。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写在圣诞之夜    下一篇:放映员过年——年年不着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