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放映员过年——年年不着家

日期:2020-03-26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孙汝川
  1965年,我参加了黄县电影放映队,在农村巡回放映,一直工作到2000年退休。在30多年的放映中,放映员每年春节均不能与亲人欢欢乐乐地一起过年,而都是远离家门和亲人,到乡间忙碌地放映。这种“苦自己乐大家”的传统,自1956年黄县电影放映队建立时就已形成,深得各级领导的表扬,人们也送给放映员一个幽默的歇后语:放映员过年———“年年不着家”。
  那时的黄县,仅有黄县城在晚上10点钟前才通上照明电,广大农村全部不通电,更没有电视,连收音机都是稀罕物。村民只能通过简陋的有线广播喇叭,在早晨6—8点收听县广播站所转播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的节目,一般是国际国内新闻、农业知识、天气预报等。末了还播送黄县当地的新闻和公社穿插播放的各种通知。晚上10点前,坐在煤油灯下,再次收听县广播站的转播节目,文化生活单调匮乏,群众十分渴望看到电影。
  尤其春节期间,群众更是迫切盼望电影能在村里放映。为了让群众在春节看到电影,全县6个电影放映队遵照县委宣传部的指示和县电影放映队队部的意见,根据各自放映区域的平原与山区、大村与小村的相互位置和距离,制定出以点带面的放映路线,并将放映设备进行检修保养,认真地试机,确保春节期间的放映达到声光俱佳。然后,放映员在腊月三十下午各自匆忙回家,和亲人一起度过除夕夜,于次日大年初一的拂晓吃了饺子,便在下午迅速返回早已摆满大小板凳、观众翘首等待的露天放映场地。
  那些淳朴、热情、好客的乡亲们,一见放映员来了,都争着道一声“过年好”。在亲切的问候中,放映员开始挖坑、栽杆、挂银幕、绑音箱、抬发电机、架设放映机。
  周围村庄的许多男女青年,甚至是年岁大的老人,也陆续云集于此。这些村普遍都有大量电影迷,在平日里是夜夜跟随电影队转,将每部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影片里的台词几乎都能背出,影片里的歌曲也能模仿地唱出。有时放映场地人太多,他们就爬到墙头、房顶、草垛和树上观看,还有的双肩扛着自己的娃娃站在场边看。这群人把看正月初一的电影,视为每年看电影的重要始点,在这一天都是老早赶到露天电影场,借此机会也与放映员搭讪拉近乎,为早早到他们村放电影铺路……
  夜幕降临时,放映员启动发电机,装挂影片开始放映。村里的负责人在放映前还向观众讲上一番新春佳节的祝福话,又代表村民向正月初一就到他们村放映的电影队表示感谢。辛勤劳作一年的村民,在新的一年里第一时间能在自己村里看电影,还迎来自己的亲戚朋友,自然是非常高兴、非常自豪。无论是新闻简报还是看了数遍的《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和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等国的影片,以及改革开放以来解禁的《洪湖赤卫队》《穆桂英大战洪州》等影片,还有陆续出现的武打、爱情以及国外的影片,他们都能津津有味地观看,当电影演到打动他们心灵的精彩之处,还豪爽地鼓掌叫好。此时的放映员,看到群众在欢乐祥和中得到教育和享受娱乐后的喜悦,自己又得到群众的欢迎和尊重,深感电影在群众中的无穷魅力,以及自身肩负放映责任的重大,那股在大年初一日远离家门和亲人的五味杂陈顿时消失,荣誉感和成就感注满心田。
  我最难忘的是1970年的春节放映,那年,我刚结婚一个多月,对象也是电影放映员。我俩在腊月三十双双赶回老家过春节,正月初一拂晓吃了饺子后,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好不容易完成了祭祖、拜年、接待一拨又一拨到我家看新媳妇的人群等家乡风俗仪式。我俩在电影工作的责任和使命的催促下,赶紧吃了午饭,带着父母兄妹嫂子侄子侄女的挽留和不舍之情离开了家门。
  走到村口,在寒风劲吹、零星小雪的飘浮中,我和对象恋恋不舍,心情凝重,对视良久,没有言语,也没有拥抱吻别,只是互相拍了拍肩膀,深情地紧握双手不放,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声“保重……”她在泪花即将淌出之际,迅速转身,毅然地骑上自行车,头也不回地往东奔向她所在的第5放映队分管的城关、羊岚、智家等三处公社放映区域。我茫然所失地望着她在风雪中渐行渐远的身影,直至一丝不见,然后,稍微平静了一下心跳,也骑上自行车向西奔往我所在的第1放映队管辖的龙口、海岱、黄山馆等三处公社放映区域……身为放映员的一对新婚夫妻,好不容易双双回老家过年,竟是短短的一天相聚……
  我在当天晚上,负责放映两部故事片,共计8本拷贝,放映时间需要4个小时。谁知在放完第2本拷贝时,放映机输片系统的挠性轴扭曲中断,收片盘无法正常收卷影片,若更换位于机器内部的挠性轴,拆卸安装需要半个多小时。而此时小清雪又在寒风里时大时小地开始飞舞,观众身上披上了白色罩衣,却没有一个离开,仍然坐在原地不动,等待第3本拷贝的开演。有一名热心观众主动地为我撑起雨伞遮雪,保护放映机。望着全场井然有序的观众和他们那期盼的眼神,我感动不已,真不忍心影响观众的休息时间。于是,立即将螺丝起子插入片盘孔内,用手摇转片盘,进行收卷影片,摇了整整3个小时,才结束放映。那时我的手冻得红肿疼痛,可是,能让数千观众按时看上电影,不影响回家休息,也是值得的。
  那年春节期间的雪下得特别大,放映曾受到影响,少数兄弟电影队想方设法就地找大型房屋或仓库,遮挡门窗进行放映。而我们第1放映队所处的龙口公社,其驻地有一座内设1000多座位的工人礼堂,成为最佳的放映场所。我们全队四个人从黄山馆公社拉着装有放映设备、幻灯机和行李的地排车,冒着风雪,奔走几十里路,进驻龙口工人礼堂。四下张贴海报,招揽观众,进行售票放映,使春节放映没有停止,收获满满。在以后多年的春节放映中,只要发现天气恶化,在露天场地确实无法放映,我们就迅速赶到龙口工人礼堂,进行售票放映,致使第1放映队的放映场次、观众、收入年年都遥遥领先,年年被评为先进队,四名放映员多次被评为标兵或先进个人。
  几十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放映员在春节期间,一直都是这样,在家过了除夕夜,吃了春节饺子,与亲人短暂地团聚一天,便在正月初一日投入到“串百家村,吃百家饭”的巡回放映之中,奏响了进军全年放映工作的序曲,也确实是:放映员过年—“年年不着家”。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忙出来的年味    下一篇:黄县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