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远去的辘轳声

日期:2020-05-27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曲斌
  我家小院的西边是一个小池塘,那小池塘是大集体时我们生产队修建的。有了小池塘之后,我的一个本家大伯在小池塘南边那片土地上打了一口井。水源条件好了,生产队便把那片土地分给村民作为菜园地。当我走近小池塘时,许多童年往事便闪现在脑海里,在小池塘里学游泳,在小池塘边的柳树上捉知了,最难忘的是童年菜园井台边那悠扬的辘轳声。
  我们那个年代,灌溉农田用的农具很原始,最常用的灌溉农田的农具是水车,水车有牛拉的和人工摇的两种。农民用这些原始农具浇灌自家的农田。农家浇灌菜园的工具主要是辘轳。辘轳是一种常用的汲水工具,是我们祖先在公元前一千一百多年前发明的,到春秋时期,就已经流行了。辘轳由辘轳头、支架、井绳、水斗等部分构成,支架横木上是圆筒状的辘轳头,那辘轳头上缠着十几圈钢丝绳,上有一个弯曲的木制摇把,人们摇动着木制摇把,用钢丝绳把水斗放进水井里提水。
  那时的辘轳不是每家都有,我家当时主要是借邻居大伯的。童年时代,我力气小,摇不动辘轳。看着邻居叔叔和大哥们左手扶着辘轳架,右手摇着辘轳把,提上水后,把水斗的水放进井边菜园的小渠里。那自如优美的动作,很让我欣赏。爷爷看我着急的样子,手把手地教我。我开始只能两只手摇辘轳,提半水斗水。年龄大一些了,渐渐的,我可以一只手摇辘轳,一只手提水斗了。两只手也很协调,有了乡亲们那种在井沿上一手扶着辘轳架,另一只手摇辘轳的姿势 。小池塘边上那片菜园是我家饭桌蔬菜的主要来源,里面种植着我们生活中的蔬菜。秋冬季节主要种植大白菜和萝卜,那些菜生产期短一点。那个季节,土地比较湿润,用水相对少些。而夏季里,菜园里蔬菜最需要水,农民一般在早晨浇菜园,然后到生产队劳动。那时的小山村清晨,时常听到小池塘边柳树上的蝉鸣声和偶尔乡间小路上牧童轻轻摇动的鞭子声。它们与井边那吱呦吱呦的辘轳声交织着,组成一曲悠扬的乡村田园晨曲,呼唤着山区的一天开始。
  夏日干旱的时候浇菜园,乡亲们常常需要排队,有时提前一天傍晚便把辘轳放在菜园井台边了。那时,我在小镇上的中学任教。我常常提前从邻居大伯那里借来辘轳,在星期天的清晨,我和当时在小学读书的女儿到菜园里浇菜。我摇着辘轳提水,女儿为我看着水流。井水随着我额头上的汗水流进那一畦畦菜园里。口渴了,摘一个鲜嫩的黄瓜,用清澈的井水洗一下,然后吃上几口,那就很满足了,你不必担心有什么污染,那时候的蔬菜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啊。休息一阵后,继续摇着辘轳浇园,虽然很辛苦,但从那源源不断流进菜园的清水中,我仿佛闻到了饭桌上那蔬菜的香味。“爸。不用摇了。”当我听到女儿这句话时,我知道菜园都浇完了。我放下手中的辘轳,对女儿说:“你回家吃饭做作业吧,我休息一会。”女儿回家后,我坐在菜园的地头,看着眼前的情景,黄瓜绽放着灿烂的小花,西红柿泛出淡淡的粉红,豆角摇动着修长的身姿,浇过水的菜叶上沾满了晶莹的水珠……那淡淡的蔬菜的清香扑面而来,此时,东方已是一抹灿烂的云霞,小山村里炊烟袅袅,那是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
  后来,村西原来那片菜园已经收归集体所有了,那口乡亲们使用多年的水井也废弃了。现在我家的小院外依然种植着少量的蔬菜,但浇灌菜园时用的是电动水泵了。原来用来汲水的辘轳,作为那个时代象征,渐渐地从我们的视野中淡去。但每当我走近村西那个小池塘时,心中充满着童年难以忘怀的记忆,那吱呦吱呦的辘轳声依然是那么悠扬动听!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代玉云

上一篇:五月的天    下一篇:初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