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扒苞米皮记事

日期:2008-11-12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刘歌梅(大新酿造)
      邻居大姨说她买的蒸馒头用的苞米皮,十多块钱一斤。“苞米皮也卖钱啦,而且还这么贵!”我把这事说给单位的同事听。同事笑我:“真看出你家里没地了不关心呀,现在哪还有蹶着腚刨苞米的,大片地都是机器作业,苞米也不用一穂一穗地掰了,直接在地里就撕开扒了,然后桔杆还田,想扒苞米皮,捞不着喽。”听了“捞不着”三字,我心里突然有种失落感,不由地伸出右手,看中指骨节上那道疤。这道疤是我第一次掰苞米时留下的。
      记得刚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会儿,到了春种秋收季节,家家都是老少齐上阵,我们家因为爸爸教学,我们又上学,妈妈总是把活都攒在星期天干。那年秋天我们全家一大早就出发去收苞米,妈妈在前面掰,姐姐往外送,爸爸在后面刨,我跟着捡漏掉的。看着妈妈一掰一个好快,我也不捡了,学着妈妈的样子往下掰。苞米是拉得头朝下了,可就是掰不下来,着急一使劲,苞米连着桔杆皮一道扯下来了,同时感觉右手吱的一下疼。扔了苞米一看,中指骨节处一道口子里面露白骨,紧接着血就冒了出来。我吓得哇一声大哭,爸妈也顾不得收苞米了,抱着我就往医院跑,结果缝了三针……时代发展得如此之快,今天就是想掰苞米也捞不着了,我成长中的这段故事成了珍贵的记忆。
      人说怀旧是一种怦然心动的美丽。的确如此,往事虽已逝去,但它在心底沉淀出的却是一份温馨、一份宁静、一份感悟、一份收获。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奶奶的画笔和相片    下一篇:女老板于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