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从打鸟到放鸟

日期:2008-11-26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韩允平(百年电力)
      小时候,我不爱走亲戚,连到姥姥家也得大人们千哄万哄才能哄去。为了让我在那里多待几天,姥姥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二舅则经常拿上弹弓去打麻雀,回家后让姥姥煎给我吃。把麻雀洗净后,用刀一拍,下到油锅里一炸,绝对是美味。还别说,真把我留住了。
      稍微大了些后,我也爱上了打鸟和捉鸟。我曾用自制的弹弓打下过猫头鹰、斑鸠和麻雀等许多鸟类。我还按照鲁迅文章里写的那样,用支起的筛子拴上一根绳子,底下撒上小米,等麻雀进去后拉动筛子把麻雀扣住。但扣住后,经常在往外拿时,麻雀趁机飞走。所以,用了几次后,我就不爱用了。我更爱与哥哥一起,在冬夜里,用手电到处照麻雀。灯光一照,麻雀纹丝不动,任凭你捉。一晚上摸得十几只、二十几只。拿回家,又是一顿美餐。
      有一天早晨,我们正在地里干活,突然发现一只受伤的鸽子飞过来。我和哥哥放下手中的活,拔腿就追。那鸽子的伤在翅膀上,飞一段就落下。等我们快追到跟前时,鸽子又腾空而起。追了很长时间,哥哥才扑住鸽子。
      但高兴了没多长时间,一位扛着枪的猎人出现了,他说那是他打的,要我们归还给他。我和哥哥说,我们费了很大劲,追了半天才捉住,怎么也有我们的一半吧?那猎人根本就不听我们的辩解,拿起鸽子就装到捆在腰间的兜里,害得我和哥哥沮丧了很长时间。
      有时,我们的行为纯属祸害鸟类,比如掏鸟窝里的鸟蛋和雏鸟。为此,我们曾在鸟窝里摸到过蛇,也曾在掏喜鹊窝时被老喜鹊围攻,也曾从高处摔下过,但破坏行为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那时没有环保意识,只知道麻雀吃粮食,是四害之一,打麻雀是顺理成章的事。麻雀可以打,其他鸟类当然也可以打,包括时时从空中俯冲下来的老鹰。那时的教科书上似乎也没有爱护鸟类这样的知识,就是大学里的教材里,也没有保护鸟类的说法。
      直到参加工作后,从报端时时见到鸟类如何如何减少,呼唤人们爱护鸟类,这才有了爱鸟意识。从报纸上,也了解了北京的一只小鸟如何受到市民的关爱,荣成如何成了鸟类的天堂等。
      进入九十年代后,国家收缴了民间的枪械,把所有的猎枪、土枪统统上缴,鸟类才真正得到安宁和保护。
      如今,那些救助受伤鸟类、保护鸟类的报道更是充斥着我们的各类媒体。在人们爱鸟意识普遍觉醒的情况下,我们欣喜地看到,曾经的鸟类们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我们又可以经常见到麻雀成群、大雁齐飞的壮观,可以听到野鸡和鸣、鸥鸟低唱的天籁之音,可以欣赏喜鹊觅食、燕子低飞的图景了,这不正是人们环保意识进步的生动说明吗?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还是那口咸菜缸    下一篇:唐家泊村民的幸福生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