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亭台楼榭下纳凉,想起了三爷爷“说古”

日期:2009-08-13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吕维智

      盛夏,夜幕降临,我悠然漫步在泳汶河畔亭台楼榭、林荫掩映的小径上……向四周望去,高楼林立,银灯闪闪,绿树葱笼,芳草如茵。
      几个纳凉的人,站在桥上,悠闲地看着远方。只见夜色中,层楼错落,亦真亦幻,像要把人带进神话世界;还有几个人,身子倚着桥的栏杆,目光注视着粼粼波动的河水,似要探寻那里面蕴含的秘密。
      眼前的情景是那样的安闲与自在,使我想到了童年,想到了以往中国百姓的盛夏之夜。那时的乡下人,多数都很贫穷,一般人家,能住上三间土瓦房就很不错了。房子没有后窗,前窗就是用几根木棍钉的窗棂,再糊上白纸。到了三伏天,人在屋里啥滋味可想而知了。所以,那时的盛夏,只要是好天,人们一般吃了晚饭就往外跑。到大街上找一个通风的路口,一直耗到大半夜,热气消去,凉气上来,才回家。半大小子,有时干脆就扯个麻袋片睡在街上。为防蚊子,人们会点上一条用艾草拧成的“火绳”,有时会点上一堆麦糠。那些麦糠制造的烟呛没呛走蚊子我一直表示怀疑,但人被呛的滋味却至今记忆犹新。
      当然,当年夏夜纳凉留给我的,也并不全是麦糠呛人的记忆,还有那时的乐趣,就是我们村一位叫仁庆的三爷爷,每年夏夜纳凉时为大家“说古”。百姓跟讲故事叫“说古”。现在想来,其实三爷爷的“说古”很像今天人们熟悉的说评书。那时,每天晚上,孩子们最盼望三爷爷快来,但他每次都要等大家到了一大气才来,且每次来了一定要先抽上一大袋烟,这才慢腾腾地开讲。最吊人胃口的是,每每讲到最要紧的地方,他都要用“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来结束那天晚上的“说古”,常常弄得孩子们无可奈何地回家,回了家半夜里又睡不着。
      如今,我离开土瓦房,住进了楼房。在这炎热的夏夜,我感慨祖国的发展为百姓创造了这么好的生活,但又难以忘怀三爷爷在街头为大家“说古”的情景。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龙口人文化生活巨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