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黄河营:古港新故事

日期:2009-09-17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王亮 慕宋娥 冯利民

      “先有黄河营,后有黄县城”。
      这句龙口人民所熟悉的民谚,能够说明黄河营村的悠久历史。这是一个千年古港和文明古村,解放前作为江北通商东北的重要港口而异常繁华。建国后,这里焕发出了新的生机,古港、樯桅、芦苇塘,讲述着新的故事,演绎着新的传说……
解放初期,许世友渡海的故事
      黄河营村自古就充满了传奇色彩。
      史载,司马懿伐新罗(朝鲜),曾在此屯兵储粮。隋炀帝曾在此造战船以渡海。唐朝薛礼征东时,在此屯兵扎寨,建土城军营,因位于黄水河入海口处,故名“黄河营”。明朝崇祯十年,知县任中麟改筑石城,取名“黄河镇”,清初复名黄河营。
      辽沈战役中,罗荣桓、肖华率兵路过黄河营村,渡海北上,挺进东北。
      在解放长岛战役期间,胶东总司令许世友曾率部由黄河营渡海。村民程广友驾驶帆船运送部队和军粮,荣立二等功,许世友亲笔签名为其颁发荣誉证。
      可惜的是,程广友老人已经于1980年去世,我们无法采访到他本人的有关细节。更可惜的是,他的家人将荣誉证书等重要文物一起当作遗物烧掉了。虽然我们无法亲眼所见,但让这些文物陪伴天堂上的老人,也是个合理的归宿。


五六十年代,“受水气”的故事
      “我们村位于黄水河末端,水一大就进了地,我们称为‘受水气’。”村党支部书记朱元升说。
      有一年,村里一张姓村民娶媳妇,遇上发河水,最后只得将新娘子放在“大铺篓”里,迎亲的人在水里推着,才把新娘接回了家。
      “我小时候上学,一怎么着就发大水,趴在学校的窗台上,往外一伸手就能够到水,有时候还能捞起来上游冲下来的西瓜。”朱书记说。
      虽然经常受水气,但黄河营村却很少受到水的严重伤害,水来得快,去得也快,直接向北下了海。“于是老辈人就传说,黄河营啊过去是条大船,村南边的一棵老杨树是船桅,附近的烽火台就是船锚,水涨船高,所以老也淹不着我们村。”说起村里的掌故传说,朱元升津津有味。“可惜的是,有千年历史的烽火台和那棵老杨树现在都不见啦……”


七十年代,“橵子塘”的故事
      黄河营村依河傍海,地理环境和自然资源得天独厚,村西有700亩刺槐林,是我市蜂蜜的主要产地之一。村南是良田,村北是大海,沙滩上长有茵陈、沙参、酸枣、车前子、白芥子、半夏等十几种中药材。村东是黄水河入海口湿地,村民称之为“橵子塘”——橵子,与芦苇相似但略有不同的一种植物。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就靠这些天赐的优越自然条件,在当年那个贫瘠的年代,黄河营村民的小日子却过得红红火火,有滋有味。
      有的村民下海打渔,有的到海边挖沙参,还有的砍刺槐树做镐把,割棉槐条子编筐编篓。这些都是农田外的“外捞”。秋天收完地瓜后,别的村的人开始冬闲,黄河营村却更忙活,全村出动“割河”去——脚上绑上厚猪皮防扎脚,将橵子塘里的300多亩橵子和芦苇收割回来。“有些村都吃不上饭的时候,俺村却经常发点小钱,就靠这些副业。”朱元升说。


八九十年代,“大掘金”的故事
      改革开放后,头脑灵活的村民们更放开了手脚,通过各种渠道“大掘金”。
      渔业得到快速发展。过去只有村里的四条渔船,如今已经达到了30多条。
      羊毛衫富了一批人。以黄河营为中心的羊岚羊毛衫产业在当年可是牛了一把,并催生出了后来的黄河营纺织厂。

      ……


新世纪里,村企和谐发展的故事
      位于村里的企业,如果不注重社会责任,就会与村民矛盾重重。而村里百姓如果处处刁难企业,那么企业的健康发展便无从谈起。村企如何能够和谐相处?在黄河营村,我们寻找着答案。

      ……

      未来几年,黄河营村将整体搬迁,这里将成为滨海度假区优美景区的一部分。古港潮涌,白鹭翔集,一个个更精彩的故事将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传唱……

【千年古港  丰饶渔村】

      黄河营村位于黄城北约10公里,原属羊岚镇,后归诸由观镇,现属滨海旅游度假区。东隔黄水河与郭家、周家、姚家相望,南与东羔村接壤,西与西羔村为邻。全村总户数520户,人口1490人。
      现任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朱元升,1947年2月出生。历任:黄河营村会计,黄河营村党支部副书记,黄河营村党支部副书记和村委主任。2004年起,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至今。

【记者手记】

抠门的“当家人”

      大热天的,堂堂黄河营村党支部的办公室里居然连个空调都没有!
      朱元升热情地把我们请进办公室,屋里摆设简陋,陈设装饰一概没有。记者纳闷了,这是“身家”过千万的一个小康村的两委办公室?够寒酸的。
      黄河营村两委成员三个人,都没有单独的办公室,两个人在一个屋,另一人在会计屋。冬天生炉子,夏天吹电风扇。夏天最热的时候,也有人吵吵着说买空调,但朱元升说,热的时候不过就几天,坚持一下就过去了!

      ……

 

轮回·传承

(一)
      黄水河大坝自南至黄河营村处,原本笔直的大坝突然呈喇叭口状张开,伸向大海。这里便是黄水河入海口了,村民称之为“口子”。口子内外是大片湿地,村民们称为“橵子塘”。
      几千年来,黄水河在入海口一带是没有大坝的,河水从南部走来,到黄河营一带便呈散射状无拘无束地奔流入海,并由此冲击而成诸由观北部平原和大片湿地。黄河营村世世代代依黄水河而居。
      黄水河这样无拘无束地流淌了千万年,但在1974年,战天斗地其乐无穷的人们改变了我们母亲河的入海方式。充满革命激情的人们在入海口两岸修建起两条大坝,把喇叭口人为地缩紧,原本400亩的湿地由此仅剩100余亩,并改造出300亩良田,成为当时人定胜天、以粮为纲指导思想的胜利战果。

      ……

(二)
      黄河营是千年古港和文明古村,但如今留下的文物和古建筑却极少了。我们在村里采访时,看到一处古城墙,只剩了不到5米长,高约2米,墙心是泥土,外面则是坚硬的石头,应该是几个时代修缮施工的结果。这是一段有悠久历史的古城墙。具体是司马懿伐新罗(今朝鲜)时所建,还是隋炀帝在此构筑?是唐朝薛礼征东时所建,还是后来的明朝知县任中麟修葺?我们未予考证,村民也不知其然。古城墙与旁边现代人盖起的新砖墙比邻而居,显得那么沧桑厚重,却又那么可怜,那么凄凉。它没有得到任何保护和修缮,就那样默默地承受着风吹雨打和岁月洗礼……

 

      更多独家详细报道详见《今日龙口》C8版。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圆璧张家:八年翻新六百年老村    下一篇:毡王:架起致富“良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