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我的那双“叉子鞋”

日期:2009-11-16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赵术经(恒鑫小区)
     今年父亲节前后,子女们坚持要为我 买新鞋,让我那双已经超期“服役”的皮鞋退休。我这个人一进商场就瞌睡,当随着孩子们走进商场鞋区后,面对一排排各类品牌、各种质地的鞋子时,更是摸不着头绪,只想拔脚回家。无奈孩子们不允许,我便充当试穿的角色,至于什么质量,什么款式,完全懵懂。但看到孩子们因为可选择的鞋子太多而拿捏不定时,我的心一下子受到了触动,想起了我那双心爱的叉子鞋。
      那个时候,我岁不足十。因多年战乱,百废待兴,人民生活十分窘迫,农村更甚,穿鞋都成问题。高档鞋看不见,低档鞋也买不起,只得自己缝制。我在家中行二,穿的鞋多是姐姐的,不管带花的还是袢带的,我从不挑剔,因此充过济公,当过赤脚大仙。这年秋后,父母赶农闲给我做了一双当时农村最时髦的叉子鞋,一公分多厚、千针万线纳成的布底,缀满匀称针脚的深蓝色布帮,两片鞋帮前夹一等腰三角形的鞋头,虽不漂亮,但很结实。能穿上一双结实又赶潮流的新鞋,我从心里到脸上都挂着“欢喜”。第一次穿这双鞋走姥姥家时,我一路上昂首挺胸,总是把脚抬得高高的,一是怕石头碰伤了“新宠”,二是生怕别人忽视了我脚上的新鞋。下午,大风卷着大片大片的乌云涌上头顶,刹时天昏地暗。我怕回不了家让父母牵挂,决意早早往回赶。哪知刚出村,雨夹着雪豆劈头盖脸地灌下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天,我首先想到的是这双新叉子鞋,急忙脱下来揣在怀里,全然不顾初冬雨雪的肆虐。雨雪越来越大,风助雪势,雪乘风威,拼命地撕扯着残留在树枝上的叶子,树干剧烈地摇晃着,我也被刮得跟头把式地踉跄奔跑。雪豆打在脸上,像无数小虫往里钻,赤裸的双脚任由雨雪的击打,砂石也跟脚掌过不去。加上降温,脸麻了,脚也木了。三里地的路程我至今也不明白是怎样跑下来的。母亲看到我这个“落汤鸡”,哭了。一边把我的双脚揽入怀中,一边骂我真“痴”。看着没有受损的叉子鞋,我心中倒泛上一丝欣喜。自此,母亲做的鞋、机器压制的鞋、军队发的鞋、买的皮鞋,一双双鞋伴我走过了半个多世纪,但最难忘的、凝聚了母亲心血和生活艰辛的那双叉子鞋,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底。
      六十年的时光已逝,鞋的内涵发生了很大变化,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没鞋穿。我也真心希望,这样的艰辛不再,人人都拥有几双好鞋,走出自己精彩的人生路。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闪闪的银幕,变迁的荧屏    下一篇:我的书桌和书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