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南栾堡:黄金搭档兴业记

日期:2009-11-26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王亮 北林 李杰

      居家过日子需要夫妻俩的默契配合,上阵打仗需要“父子兵亲兄弟”的戮力同心,而治村兴业则需要村两委班子的紧密团结。北马镇南栾堡村党支部书记李方正、村委会主任王德怀就是这样一对“黄金搭档”。他们相处共事19年,一个主外,发展项目振兴经济;一个主内,掌管村政维护和谐,二人齐心协力,和衷共济,互相支持,默契配合,把一个后进村发展成为远近闻名的好村富村。
主外的书记具有开拓意识
兴工、活农、建设新农村,样样出色
      村党支部书记李方正,人如其名,长得方方正正,相貌堂堂。这是一个有着开拓意识和超前眼光的人,能够从一片荒芜中找到生机,创造奇迹。
      1991年,刚过而立之年的李方正接任村党支部书记。他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与他的阅历有很大关系。1977年,李方正高中毕业后当了七年民办教师。1984年下海经商,往来于龙口与东北各地,展现出较强的开拓能力和经营头脑,开始得到各方面的认可。1987年进入村办造纸厂工作,此后陆续参与村两委工作,1991年接任村党支部书记。
      李方正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好的工副业项目。他脑筋使劲转,双腿四处走。他去了河北石家庄,一所大学的校办工厂有一个密封隔热产品的制造技术和生产机器有意转让。南栾堡村据此建起了密封隔热材料厂,产品给海尔产品配套,第一年就赚了17万元,第二年达到40多万元,最可观的时候年创利润400多万元。南栾堡村的经济面貌由此焕然一新。
      此后,南栾堡村陆续创建了粉丝厂和果脯厂等几处企业。目前仍然保持集体所有制的两处村办企业,都在我市小有名气。一个是由粉丝厂发展而成的山东万龙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桶装即食粉丝,味道独特,滑爽可口,市民有兴趣可以随时到商场买上几盒尝尝。另一处企业是与新加坡合资的龙口鲁之北果脯有限公司,产品几乎全部出口。
      和邻村唐家泊一样,通过土地经营权集中流转而保持农业可持续发展,也是南栾堡村的亮点。因为越来越多的村民进入企业上班,不少家庭的几分田地反倒成了负担,种也不是,不种也不是。2002年,李方正把全村的耕地集中起来,以每亩620元的价格,与复发中记签订了租赁协议。复发中记退出后,南栾堡村又妥善解决有关事宜,与其他种植大户签订了合同。所得收入全部以“口粮钱”的形式返给村民,村民真正从土地上解放了出来,腾出手来抓大钱。
      李方正的另一得意之作是旧村改造。南栾堡是北马镇第一个盖起村民居住小区的村庄。谈起未来新区外环路经过该村的区位优势,说到今后城乡一体化发展带给村里小区的升值空间,李方正眉飞色舞,兴致勃勃。
      从上世纪末我市提出“两镇十村”小城镇建设,到后来的新农村建设,再到今年的城乡一体化建设,李方正紧紧抓住了每一次政策机遇,实施旧村改造工程,一步步改变了南栾堡村的村居环境。2000年以来,南栾堡村先后建起六栋居民楼,在村南形成了一处集中小区,近三分之一的村民住进楼房。在小区北的一片旧房集中区,目前已经规划将建设新楼区,既节省用地,又改善村民居住环境。
掌内的主任善做群众工作
排忧、解难、处理棘手事,件件拿手
      在李方正侃侃而谈的时候,坐在旁边的村委会主任王德怀始终默默聆听。“我们村里这十几年能够健康发展,我能够腾出精力在外面跑项目抓经济,得益于王主任的配合支持,得益于王主任的安内。他善于做村政事务,善于做群众工作,他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他让这个村能够凝心聚力地发展经济。我们是最好的搭档。”李方正用信任和感激的话,把我们的采访目标转向了王德怀

      ……

      南栾堡村,隶属于北马镇。位于北马镇东部,西邻唐家泊村,北靠簸栾村,东依南栾河。全村300多户,1000多人。主要姓氏有张、高、李。
      因村内过去有一座高家庙,村以庙命名为高家庙村。寺庙被毁后,村名改为南栾墩村,后又改为南栾堡村。

 

      ●李方正,1960年5月出生,中共党员。1977年至1984年在唐家泊联中任教。1984年下海经商,后在南栾堡造纸厂当供销员。1988年至1990年任光明雨衣厂厂长。1991年至今任南栾堡村党支部书记。2002年以来,任龙口市人大常委会委员。
      ●王德怀,1954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1985年起任南栾堡村村委会委员、副主任。1996年至今任村委会主任。曾获山东省优秀调解员荣誉称号。

 

“黄金搭档”论合作

      ●农村是个大舞台,书记与主任既然同唱一台戏,就应唱好一个调。
      ●既有分工,又有合作;权力不争,责任不让;尽职不争权,支持讲风格;思想上合心,工作上合力,行动上合拍。
      ●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相互信任,是村两委和谐共事的基石。
      ●很多村混乱的根源都是村两委的矛盾与不过硬。只有村两委一把手做到紧密良好的配合,才能使两委班子团结稳定,才能服众。
      ●不能让党支部书记处在风口浪尖上没有退路。村里有什么事,只要不越权,我都会先行处理好,然后向党支部书记汇报。实在有处理不了的,我们再开会讨论。不能把什么事,特别是得罪人的事都推给党支部书记,他是“一把手”,事情到他面前就没有退路了,不能让他陷入这种困境。
      ●在农村工作就是处于亲属与家族的包围之中,每走一步都困难重重。如果因为怕得罪人而把工作都推给党支部书记,那么村两委班子就什么事也办不成了。
      ●为官要实,为人要真,处事要公。一心一意为村民办事,就无愧于心。

 

听李方正讲“新时期闯关东记”

      记者:你当老师的业绩听说也很出色,但干得好好的怎么会选择下海呢?
      李方正:原因很简单——挣得太少。
      当时我的两个哥哥在烟台做生意,一月挣的相当于我干好几年的。这不行啊,我就下海经商了。那是1984年,我24岁。先干了四个月的瓦匠,每天挣5块钱,也比老师挣得多。那年冬天,人们都在家里猫冬,我闲不住,就跟着村里人出去闯。从龙口这边带上一些产品的样品,到东北去找下家订货,卖出去就赚个差价。现在这类做法美其名曰“商贸流通”,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可是“投机倒把”犯错误的事,在我干的时候倒不是违法犯罪的事了,但也有人把这种行为称为“倒买倒卖”、“皮包公司”,还是个贬义词。
      记者:嗯,我这个岁数能记得那个时代人们对“皮包公司”的口诛笔伐。那就说说你当年当“倒爷”的经历吧,一定很有趣。
      李方正:说起那些事,现在看是有趣,那时却是风险;现在看是轻松,那时却是艰辛;现在看是荒诞,那时却是无奈……
      当时,村里已有不少人往东北倒腾小商品,主要是推销本村和周边村生产的香、卫生纸、山楂片之类。我之前没有出过远门,不敢独自出去闯荡。那年冬天,在威海做生意的本家叔叔回来了,带我去大连金县推销卫生纸。这纸啊,是我们村办工厂制造的,叫“双联牌卫生纸”,其实是给死人烧的那种烧纸,但当时不能叫烧纸,因为属于“迷信物品”,所以叫作卫生纸。
      在大连码头,我第一次见到火车,哇,真长啊,我就站在那一节一节地数车厢。同行的叔叔说,“侄啊,不用数了,一会我们去坐!”
      “坐火车?真的假的?”“真的!”
      火车开得很慢,从大连码头到金县城,晃晃悠悠走了几个小时。下车后,我们俩分头推销去了。我先来到一家“临朐商店”,老板是山东临朐人,我记得叫“老李头”,人挺好。他跟我说,我的东西他要不了,我可以去旁边那家蔬菜公司看看。于是,我就到了蔬菜公司,找到经理“老孙头”,我就说,是临朐商店的老李头叫我来找他的。
      就这样,我与老孙头挂上了关系。老孙头也挺好,一下子订了200件纸。哈哈,开张了!接着我又来到另一家百货商店,管事的是个女的,长得挺漂亮,跟宋美龄似的。“宋美龄”也够意思,订了200件纸。我算了算,卖出去这400件纸,我就能挣800元钱!心里那个激动啊!
      晚上回到住处,和叔叔一碰情况,他一件纸也没卖出去,跟我说:“你厉害啊!你可以单干了!”
      我们接着坐船回了家,赶紧到厂里订货发货。好不容易从厂里买了400件纸,然后跑龙口港,跑了八趟才联系上了货船。可货运到大连,又遇到了大麻烦——因为捆绑粗糙,这些纸在船里全部散开了,把船舱弄得乱七八糟。船主很生气,订货的那两家单位也不要货了!
      这可怎么办!可是赔大了。没办法,我又回到龙口找到一熟人,再去大连,找“老孙头”和“宋美龄”好说歹说,人家总算把货款给了。
      事情办妥后,帮我办事的熟人要去丹东,我把他送上火车后,独自站在大连的街头泪水滂沱……这泪水里,有受气的委屈,有赚钱的兴奋,也有对未来的彷徨……

      更多详细报道见《今日龙口》11月26日C8版。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水亭:塑料彩印名村    下一篇:黄山一村:大菱鲆沉浮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