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日期:2009-12-07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连永升(百年电力)
      在我的记忆深处,一盏小煤油灯伴我度过了童年。
      童年时代,家家都有盏小油灯。油腻腻的小玻璃瓶上拧着铁盖,铁盖中央是一根毛笔杆粗细的铁管,铁管贯通瓶盖,并被牢牢焊接在瓶盖上,铁管内塞上废棉线,就制成了灯芯。
      记不清父亲往油灯里添过多少回火油,记不清母亲用杠子针挑过多少回灯芯。只记得,长我四岁的哥哥,提着小油灯去学校上夜自习了,留下我趴在油灯下写作业。只记得,昏暗的灯光下,母亲为我们辛勤地缝缝补补。
      在那清苦的岁月里,父亲在城里上班,家里的活全撂在母亲一个人肩上。为了贴补家用,母亲白天操持家务,晚上还要挑灯夜战——“编小辫”。编小辫,那可是当年农村的一项主要副业。心灵巧手的女人用五颜六色的玉米皮、小麦秸秆来编织出各式各样的工艺品。这些工艺品漂洋过海,为国家换得不少外汇的同时,也为小家庭赚得一点收入。不肯服输的母亲,常跟大姑娘、小媳妇们暗暗较劲儿,比试着“编小辫”的技艺。也许是在油灯下经年累月地劳作,使得母亲落下了眼疾。年幼的我,多么渴望能早日用上电灯啊。
      八十年代初期,电已进入了千家万户。正值年少的我离家到地处偏远的大陈家中学读书。这是一所寄宿制学校,晚上有自习课。虽说是自习课,同学们没有开小差的,都安心地在教室学习。由于网上电力供应紧张,那个时期,停电对于同学们早已司空见惯。原本通明的教室,顷刻间变得漆黑一片。这时,经验丰富的同学拿出事先预备好的蜡烛。一会儿,偌大的教室里红烛摇曳。不知过了多久,教室的电灯渐次燃亮,同学们陆续吹灭蜡烛,教室里弥漫着缕缕的白烟和刺鼻的蜡油味道。那时的我,心里多么期盼能尽早用上长电(即不间断供电)啊。
      随着电力事业的发展,城乡居民供电得到有效保障。去乡下放电影的放映员,再也不必自备柴油发电机了。原先浇地用的水车和辘轳已派不上用场,农家只要一推电闸,井底的水就哗哗地涌上来了。家中主妇告别了“抱着磨棍推磨”的艰辛时代,只要把粮倒进电磨漏斗,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与此同时,电视、电风扇、洗衣机、录音机、冰箱等家电开始走进百姓的生活当中。记得父亲搬回来“金龙”牌风扇的那个夏天,全家人吹着习习的凉风,心里有说不尽的快乐。后来,父亲搬回家一台“雪花”牌电冰箱,那可是全村第一台电冰箱。因为不会使用冰箱,当时还闹了笑话。母亲把买回的芹菜、黄瓜等蔬菜放进冰箱冷冻层,结果拎出来时,发现已成了“冻菜”,那令人啼笑皆非的情景,至今难以忘怀。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曾经广为流传的一句民谣,如今已变成美丽的现实。假如没有电,我们的生活定会黯然失色。我想,对于置身于电气化时代的每一个人来讲,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

上一篇:小故事里看大变化    下一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