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民生 - 公告 - 原创 - 分类- 东莱今古 - 视频 - 教育 - 民生论坛 - 社区 

该办张月票了

日期:2010-05-20 来源:今日龙口 作者:陈永国
      去年冬天,一场大雪凶巴巴地下了一夜,屋上屋下,村庄田野,都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天地间一片银白。这样的天气对于有些人来说别有风趣,靠在暖气旁,泡一壶茶,看着电视剧有说不出的浪漫;而对于上班族来说却是一种郁闷。我就是郁闷的人之一,为了生存疲于奔命,即使满天下刀子也得去工作。30里路程摩托车高低骑不得了,还是坐公交吧。
      我不愿坐公交车,或者说打怵。一年到头骑着破摩托风里来雨里去。十多年前那次坐公交的经历总叫我难以忘怀。那次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5路车才刚喝完酒似的摇晃来,好不容易挤上车,就听乘务员不耐烦的喊:往里走,都在门口挤油啊。我抬头看乘务员,只见她20出头,年轻漂亮,眼睛大而有神,眼光很冷。如两把匕首把我刺得缩小一半。“买票”,我像得到首长命令似的急忙掏钱。可掏来掏去除了百元大钞,零钱一个没有,我有点理亏递上钱。“装有钱大爷啊!”她冷着脸说。破车,破路,破服务态度,打那后我极少坐公交。
      今天坐公交有点逼上梁山,当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赶到站点,公交车已徐徐的向前开去,错过这班车准迟到,领导又该耷拉个大长脸啦。我一边追赶,一边招手,一边大喊,“等一等,等一等”,公交车出人意料的慢慢停下,我跌跌撞撞地跑到车门前,一不小心摔了个四脚朝天,女乘务员迅速下车扶起我,并扑打我身上的积雪,说“小心点,路太滑了。”我感激地一笑说:“太着急了,怕迟到。”她说:“上班不容易。”
      上了车,坐下来,我才细打量乘务员,还是20出头,始终微笑着。车里的人不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三三两两的谈天说地,气氛倒很热烈。车到下一站时,司机师傅拱起腰,拿着一块白手巾擦前面风挡玻璃,车内寒气重,妨碍他的视线。时间不长玻璃又布满了寒气,只见前排一个小伙子站起身,拿起毛巾擦了起来。司机微微一笑说:“谢谢!”说完又两眼紧盯着前方,双手紧握方向盘,微笑被满脸的严肃所替代。此后每隔一段时间小伙子就擦一次玻璃。
      车到红光新村刚停稳,一位老大娘提着沉甸甸包上车,乘务员赶忙一手接包,一手搀扶大娘上车。乘务员笑着说:“奶奶,这大冷天还出门呀!”重孙子今过百岁,下刀子我也得去;我家就在这村头住,离站点几步路,坐车免费,下车有人接,不要紧的”。“奶奶,您老人家真福气呀”。是啊!出入有车,身体硬朗,家庭和睦,儿孙满堂,真是太幸福了。
      我到了站点,走下车。2路公交徐徐地、稳稳地向前行驶,我一直望着她慢慢的消失在弥漫的风雪里。
      该办张月票了。

本网所刊发龙口新闻,版权属《今日龙口》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刘启强

上一篇:免费坐车诚惶恐    下一篇:感恩公交文明出行

相关新闻: